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佛史学苑 → 【 中国佛教的历史发展与变迁 】

中国佛教的历史发展与变迁

     日期:2012/12/19

中国佛教,指中国地区的佛教而言。玆依历史发展,分别叙述如次︰

[佛教传入中国] 有关佛教初传中国的种种传说中,最为有名的,是后汉明帝(5775年在位)的梦感求法说。相传所夜梦金人,知西方有佛,故派使者赴大月氏国,赍回经像,并为东来的西域僧建寺云云。当时所建的佛寺,据说即是洛阳白马寺。然而此佛教初传的传说并非事实。又,或说西元前二年,博士弟子景卢从大月氏国使者伊存受佛经,然此说是否属实,仍待商榷。

在中国,最早的佛教徒,是后汉明帝的异母兄弟楚王英。楚王英祀佛如神,祈求现世利益。中国历代皇帝中,最早信奉佛教的,是后汉桓帝。桓帝曾将佛与黄老合祀。此外,后汉末年,笮融建佛寺,造佛像,行浴佛会。

后汉的译经者有安世高等人。安世高大约在西元148年抵达洛阳,译出《安般守意经》、《阿毗昙五法经》等经典。与安世高同时的,另有支娄迦谶。支娄迦谶曾译有《道行般若经》、《般舟三昧经》等大乘经典。以洛阳为中心的佛教,后来传播于江淮一带,进而传入江南。

 

[三国佛教] 三国时代,魏与西域交通频繁,相继有昙柯迦罗、康僧铠等译经僧东来。昙柯迦罗并初传戒律于汉地。此时期除了异国僧侣东来之外,另有汉僧朱士行的西行求法。朱士行在于阗获得《放光般若经》原本,遂命弟子弗如檀赍回洛阳。此《放光般若经》对西晋时代的般若学大有贡献。中国佛教梵呗之创始者,为魏武帝第三子陈思王曹植。其后,吴·支谦及康僧会承之,撰有种种作品。

由于从华北往南传下的北地佛教,以及由交州、广州往北传的南方佛教的影响,吴都建业的佛教文化因而大放异彩。活跃于吴地的译经僧,有支谦与康僧会。支谦译有《维摩诘经》、《瑞应本起经》等经典,交趾出身的康僧会,则译有叙述释迦前生故事的《六度集经》。

西晋佛教界中,最为活跃的是竺法护。后汉·安世高、支娄迦谶与吴·支谦的译经部数都不算少,然而竺法护更凌驾其上,总计译有《光赞般若经》、《正法华经》、《维摩诘经》等约一五○部三百卷。有印度人血统的竺法兰,也译有《放光般若经》与《首楞严经》。这些经典在老庄思想盛行,重视清谈的西晋思想界据有其一席之地。

 

[五胡十六国佛教] 西晋灭亡(316年)后,华北地区成为胡人的天下。在此时期,受后赵王石勒与石虎尊崇,而成为后赵佛教的中心人物的,是佛图澄。佛图澄是在西元310年,从敦煌至洛阳。相传当时的他,已七十九高龄。由于擅长神通及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归依其门下者据说高达一万。他建有八九三所佛寺。弟子中,较杰出者有道安、竺法雅、僧朗、安令首尼。僧朗曾住泰山教化弟子,颇受前秦·苻坚、后秦·姚兴、东晋孝武帝等帝王之尊崇。

此外,道安曾从事佛典之校订、注释,经录之编纂,义轨之制定,奠立了中国佛教之基础。中国佛教最早的经典目录《综理众经目录》,即成于其手。道安也是个虔诚的弥勒信仰者,其弟子有慧远等数百人。与道安同门的竺法雅,所倡导的是格义佛教。由于自魏晋时代起,代儒家思想而起的老庄的‘无’的哲学,流行于思想界,因而有凭借老庄思想以理解汉译佛典的倾向,也因而产生混融老庄思想说明佛经的风潮。此即格义佛教。

在中国译经史上,开启崭新的一页,并且使中国佛教从移植时代转向成长发展时代的人,即是鸠摩罗什。鸠摩罗什被后秦·姚兴迎入长安后,即在西明阁及逍遥园从事译经。由他译出的经典,有《大品般若经》、《妙法莲华经》等大乘经典;论典方面,有《中论》、《十二门论》等书。此外,也有律典的翻译。这些佛典的迻译,对中国佛教大有影响。罗什的弟子僧肇,著有《肇论》一书。又,同时代的僧伽跋澄、僧伽提婆译有《阿毗昙心论》等小乘论书。竺佛念译出《阿含经》,进而《十诵律》等律典也陆续译出,至此,经、律、论三藏乃告粗具雏型。

 

[江南东晋佛教] 魏·陈思王曹植始创的中国梵呗,与贵族佛教同步发展。而对东晋玄学佛教大有贡献的,是竺道潜与支遁。支遁曾与江南名士交游,向贵族传布佛教。

道安门人慧远,长居庐山,成为东晋佛教界的指导者。慧远曾致书罗什请教佛法,罗什就其所问,一一作答,而成《大乘大义章》一书。又,慧远创有‘白莲社’,撰有《沙门不敬王者论》,主张沙门无须向王者敬礼。江南佛教能在思想史上占一席之位,道生当居首功。道生提倡众生悉有佛性说与顿悟成佛说。其后,遂生顿悟与渐悟之诤论。此时期的译经僧中,较为活跃的,有昙无谶与佛驮跋陀罗。昙无谶译有《涅槃经》,佛驮跋陀罗译有《华严经》。此外,在汉人西行求法僧中,有法显、智严、宝云、智猛、法勇等人,对佛典的翻译颇有贡献。此中,法显撰有《佛国记》,该书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皆含有中亚及印度古代史地的重要资料。

 

[南北朝佛教] 南北朝时,开始正式的研究汉译佛典,因而成立各种学派。

研究《涅槃经》之涅槃学派的学僧,有道生、慧严、慧观、昙延等人。

研究《成实论》之成实学派的学僧,有僧导、僧嵩等人。

研究《十地经论》之地论学派的学僧,有道宠、慧光、法上、净影寺慧远等人(地论学派又二分为南道派与北道派)。

研究《摄大乘论》之摄论学派的昙迁,则在北地传扬摄论宗。

中国的禅法,始传自后汉·安世高。其后,道安、慧远皆修禅观。

北魏·佛陀禅师及僧稠也修小乘禅观,而始传大乘禅法的,是菩提达磨。

另一方面,对净土宗的成立大有贡献的,是开创玄中寺的昙鸾。

活跃于南朝的译经僧,有求那跋陀罗与真谛三藏。真谛曾译出《摄大乘论》,此论对佛教界大有影响。此外,梁代的僧祐、慧皎也分别撰有译经史及高僧传之类的著作。

 

北魏太武帝曾弹压佛教,但文成帝即位后,佛教又再兴盛。昙曜曾奉帝命鸠工开凿云冈石窟。又,孝文帝从平城移都洛阳,并开凿龙门石窟。龙门石窟的奉先寺大佛,对日本奈良大佛的建造,颇有影响。

北周武帝采富国强兵政策,欲整顿国家财政,因而又有废佛之举。此即北周武帝的废佛事件,也是三武一宗法难之一。

 

南北朝时代,出现中国本地撰述的疑伪经典。这些疑伪经典是︰《提谓波利经》、《宝车经》、《净度三昧经》、《占察善恶业报经》等书。

又,由于《高王观世音经》等经典的传布,观音信仰因而大为流行。

此外,佛教艺术也颇为发达,云冈、龙门石窟除外,陆续有敦煌石窟、麦积山石窟,以及天龙山、响堂山、云门山、驼山等石窟寺院的雕凿。此外,像房山石经、北响堂山石经等处的石经事业,也是这时期所开始的石刻大藏经伟业。

 

[隋朝佛教] 北周武帝废佛后,隋文帝重新复兴佛教。文帝在首都长安建大兴善寺,在全国建立舍利塔。炀帝建有慧日道场等四个道场,且大为尊崇天台宗开祖智顗。

隋代的宗派,有三论宗、天台宗、三阶教等。根据《中论》、《十二门论》、《百论》等三论而成立的三论宗,系由吉藏所大成,后传入高句丽及日本。天台宗则是慧文、慧思前后相承,而由智顗所完成的义学体系。此外,在末法思想流行之下所形成的,是以信行为开祖的三阶教。

 

[唐朝佛教] 在中国佛教史上,最为隆盛的唐朝佛教,曾传播于东亚,形成涵括渤海、朝鲜、日本、越南在内的东亚佛教圈。从唐代的则天武后到玄宗时代,曾在全国设立大云寺、龙兴寺、开元寺等官寺,此制度传入日本后,遂有‘国分寺’之设立。

唐代佛教与宫廷关系颇深,不空三藏权倾一时。宫廷内置有举办佛事的内道场。

另一方面,西元842845年唐武宗又有废佛之举。

至于形成于南北朝时代的斋会、义邑与法社,在此时期也更为流行。

而用以教化民众的俗讲与变文也颇为兴盛。

此外,《圆觉经》、《释摩诃衍论》、《父母恩重经》等疑伪经典也相继出现。

唐代译经僧中,最有名的是玄奘。玄奘总计译有七十六部一三四七卷佛典。此中,《成唯识论》的译出,促成法相宗的成立。玄奘弟子(窥)基,是此宗之开祖。此派的学僧另有慧沼、智周、圆测、道证等人。

依据《华严经》而成立的是华严宗。杜顺为其开祖,智俨奠下该宗的义学基础,集大成者是三祖法藏。但华严宗到四祖澄观、五祖宗密之时,即告衰微不振。

四分律宗(南山宗)系道宣所创,道宣且撰有《续高僧传》。承继四分律宗的鉴真,曾将律宗传入日本。

密教方面,善无畏译有《大日经》,金刚智译《金刚顶经》,进而由不空三藏集其大成。其后,惠果的弟子空海,将密教传入日本。

以达磨为开祖的中国禅宗,因六祖慧能的发扬而成为一个宗派。其后,并有南宗、北宗、牛头宗、净众宗、荷泽宗、洪州宗的分派,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由昙鸾开创的中国净土宗,系因道绰、善导的发扬才成为宗派之一。大成中国净土宗的善导,对日本净土宗大有影响。

 

[宋元以后的佛教] 宋代的佛教是转型期的佛教。此一时期,经典从印度传入或迻译之事渐少,而禅宗则大为流行。五代后周世宗采废佛政策,但由于吴越诸王的护持,佛教再度兴盛。五代最有名的僧侣是永明延寿。

宋代佛教最值得一提的是,大藏经之雕印。宋代雕印的大藏经,有《蜀版大藏经》(《开宝藏》)、《碛砂版大藏经》等等。另有宋·赞宁的《宋高僧传》、志磐的《佛祖统纪》等佛教史传的撰述。禅宗方面,也有《景德传灯录》等史书出现。

宋代佛教最为隆盛的宗派是禅宗。计有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等五家及黄龙派、杨岐派等二宗的相续成立。此即所谓的‘五家七宗’的全盛时代。天台宗则有知礼、智圆诸师出世,中兴该宗。

在异族统治的辽、金时代,盛行密教及华严宗。另有《金刻大藏经》的刊行。元代时,佛、道二教屡有诤论,而西藏佛教亦于此时传入内地。又,属于民间的宗教结社──白莲教、白云宗亦颇为兴盛。

 

明代佛教的特色是佛教深入民间,此时佛教已非外来宗教,而是中国人的宗教。它与道教融合,且与百姓生活紧密相连。佛教法会特为盛行。明末的高僧,有真可、智旭、袾宏、憨山等人。

清代朝廷护持藏传佛教,建立颇多藏传佛教寺院。雍正、乾隆二朝曾刊行名为《龙藏》的大藏经,并完成西藏语译大藏经。到了清末,居士佛教抬头,有杨仁山等人弘扬佛教。

民国成立,佛教界大行改革,成立佛教团体,佛学研究风气颇盛。又有佛书的出版,以及‘海潮音’等佛教杂志的发行。梁皇忏、瑜伽焰口等法事也颇为兴盛。佛教团体中,太虚的改革派僧侣集团、欧阳渐的居士佛教集团,以及圆瑛的传统派僧侣集团,是民国时代大约四十年间的主要代表性势力。

建国后,佛教成为个人的信仰自由,而佛教寺院及佛教遗迹的修复,少部分由国家援助而进行,绝大多数是民间的力量组织筹建。佛教界由‘中国佛教协会’管理,有佛教杂志的刊行,并复兴佛学院,培养僧尼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