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佛史学苑 → 【 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摘录 】

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摘录

     日期:2012/12/19

中国佛教史料中,有所谓‘十宗’、‘十三宗’之说,本出于传闻,而非真相。盖与中国佛教宗派有关,于汉文资料中所称为‘宗’者,有二含义︰

一指宗旨之宗,即指学说或学派。如中国僧人对印度般若佛学之各种不同解释,遂有所谓‘六家七宗’,此所谓‘宗’者,即家也,如‘儒家’、‘道家’之‘家’。‘本无宗’者,即‘本无家’;‘心无宗’者,即‘心无家’。又如讲说各种经论之经师、论师之学说,遂有‘成宗论宗’之名,此论宗者,盖以所崇所尊所主名为宗。上此均是学说派别之义也。

一指教派,即指有创始人、有传授者、有信徒、有教义、有教规之宗教团体,如隋唐时之天台宗、禅宗、三阶教等,此皆宗教之派别,盖所谓‘宗’者指此。

隋唐以前中国佛教主要表现为学派之分歧,隋唐以后,各派争道统之风渐盛,乃有各种之派教竞起。兹就此问题论述于下。(中略)

 

据上文所言,印度佛教来华后,经典译出渐多,中国信徒于此(主要为般若)了解不同,提出各种主张,名之曰‘宗’,如‘六家七宗’。其后经论研讨日盛,因有‘涅槃经师’、‘成实论师’,以及其他经师、论师,此经论之理论,时或亦称为‘宗’。及至陈隋,经论讲习既久,遂生变化。非但有新创造之理论,且形成新起之宗教集团,而有佛教之各种教派,此亦名‘宗’。故问中国佛教之历史中有几宗,则须先明确所说为何种意义上之‘宗’。以下据有关汉文史料,讨论中国佛教史上究竟有多少教派意义上之‘宗’。

 

中国近七十年来有关佛教宗派问题之记载多系抄袭日本,因先述日本有关此问题之记载。日本僧人关于诸宗记载甚多,于此未能详研,姑先述其重要之点供参考。

中国佛教传至日本,于七世纪初,圣德太子所撰《三经义疏》尝引光宅法云、谢寺次法师之说及僧肇之《维摩经注》,可见中国经师论师之学已传入日本。而此书未提及《成实论》、三论,而言及五时教。日本古书记太子知经部、萨婆多两家,或者系因其读过《成实》、《俱舍》二论也。七世纪末乃有古京(南都)六宗,至九世纪有八宗,据圆珍(814891)撰《诸家教相同异集》曰︰‘常途所云,我大日本国总有八宗,其八宗者何?答︰南京有六宗,上都有二宗,是为八宗也。南京六宗者︰()华严宗,()律宗,()法相宗,()三论宗,()成实宗,()俱舍宗也。上都二宗者︰()天台宗,()真言宗。’(《大正藏》第七十四册)

 

空海、最澄约于805年来华,空海(774835)为日本密宗之开宗者,最澄(767822)乃日本天台宗之创始人。上文‘上都二宗’之建立盖为二大师归国后之事。至九世纪,安然(841年生)作《教时诤》(《大正藏》第七十五册),则加禅宗合为九宗矣。

中国佛教教派初传日本,其国僧人常对新来宗派发生疑问。天台宗传日本甚早,但据《元亨释书》卷一载,807年最澄上奏加天台宗,并当时大乘四家华严、法相、三论、律为五宗,此为日本天台宗成立之始。密宗传入日本后,据圆珍《大日经指归》(《大正藏》第五十八册)载睿山学徒曾致书中国天台山广修、维蠲疑《大日经》之地位。(其问答见《卍续藏》天台著述部中,问者系圆澄。)至于禅宗、净土于其传入时,日本亦曾讨论其是否为宗。

 

佛教传入日本,系于由梁至唐之世,时中华恰值佛教由经论讲习甚盛至教派兴起之时,最初传入日本之学说当为三论、成实、俱舍,仍是经论之讲习,师说之传授。

其后,唐初教派大起,天台、华严、法相、律、真言等新教,相继东去,并为日本统治者所承认,而将先后所传入之宗派等量齐观,并称为八宗。此八宗中,成实、俱舍实极微弱,而分别附于三论、法相,称为‘寓宗’,其他三论、天台、华严、法相、律、真言六宗为本宗。相传天长七年(830)敕诸宗各撰述其宗要,遂有所谓第六本宗书’。(名目见《大正藏》第七十四册《戒律传来记》)而成实、俱舍并未撰有书,可证其原不盛行也。又据《元亨释书》卷一载,最澄于延历二十五年奏准,‘每年覃渥外加度者十二人,五宗各二,俱舍、成实各一’,可证小乘二宗人本有限也。八宗流行后,至宋日僧来华又多,导致净土宗、临济宗在日本之成立。

 

佛教历史之日本主要著述家为凝然(12401321),原系华严宗人,号称通诸宗之学,著书有一千一百卷之多。其据日本当时流行之宗派情形,综合两国之书籍著作,大谈印度、中国、日本佛教宗派之历史,撰有《八宗纲要》(二卷)、《三国佛法传通缘起》(三卷)等。

《八宗纲要》系撰于文永五年(1268),书中主要叙述日本自中国传入之八宗,如前所云。但是书末附有禅宗、净土宗一节,并谓‘日本近代,若加此二宗,即成十宗’。

《三国佛法传通缘起》撰于庆长元年(1311),书中叙述印度、中国、日本三国佛教传通事迹。于日本佛教仍只载八宗,于中国则依弘传次第举十三宗︰‘()毗昙宗,()成实宗,()律宗,()三论宗,()涅槃宗,()地论宗,()净土宗,()禅宗,()摄论宗,()天台宗,(十一)华严宗,(十二)法相宗,(十三)真言宗。’此中毗昙包括俱舍。

以上所述虽有有关日本佛教之历史,然可供研究中国佛教宗派史参证,故并论及。

 

中国佛教宗派之史料,中唐至北宋缺乏明确综合之记载。然于此问题可先略述‘判教’之事实。其时判教者极多,各宗各据主见,于印度之经论,评其大小权实。虽列许多宗名,然不反映中国情况,故可不加重视,兹举其一种,以供参考。

1958年日本出版《敦煌佛教资料》二二○页载有无题失名残卷二十二行,文首略曰︰‘世间宗见有三种︰一者外道宗,二者小乘宗,三者大乘宗’,次略述外道、小乘宗及大乘三宗义。按其所说外道即‘十六异论’。

小乘原有二十部,但‘毕竟皆同一见,执一切法有实体性’,此显主要指毗昙有宗。

大乘三宗者,按其文‘一胜义皆空宗’,似指三论或天台;‘二应理圆实宗’,指法相唯识;‘三法性圆融宗’,当指华严也。

据本书作者之考证,此文与八世纪法成、昙旷所言略同,或为九世纪初之作品。此虽亦一种判教,然于开首既说‘世间宗见’,则可说于八世纪以前中国有上述各宗义,而可注意者则无成实、俱舍、涅槃等义也。

 

南宋僧人始撰中国佛教通史,宗鉴着《释门正统》八卷,志磐继之作《佛祖统纪》五十四卷,二人均以天台宗为正宗,并述及余宗。其概略如下︰

宗鉴之书系纪传体,列有本纪、世家,载佛教教主及印度、中国之天台祖师事迹。立有八志,有顺俗志叙民间净土之崇拜;于弟子志中,除天台‘正统’以外,并及其他五宗。另依《晋书》为‘僭伪’(即他五宗)立载记,所谓‘禅宗相涉载记’,‘贤首相涉载记’,‘慈恩相涉载记’,‘律宗相关载记’,‘密宗思复载记’。

志磐之书自谓撰写十年,五誊成稿,亦系纪传体,中有《法远通塞志》十五卷,为中国佛教之编年通史。另有《净土立教志》三卷、《诸宗立教志》一卷,此二志则系述净土教及达磨(禅宗)、贤首(华严)、慈恩(法相)、灌顶(真言)、南山(律)等五宗之史实。

宗鉴之书自序作于嘉熙元年(1237),志磐之书自序成于咸淳五年(1269),二书均较上述凝然所著为早。及至明·天启元年(1621)释广真(吹万老人)《释教三字经》只述七宗,实沿志磐所说,即天台、净土二教及达磨等五宗也。

及至清末,海禁大开,国人往东洋者甚多,得见日本存有大量中国已佚之佛书,佛教学者一时视为奇珍。日人关于中国宗派之记载,亦从此流传。戉戌后,石埭杨文会(仁山)因凝然所著《八宗纲要》重作《十宗略说》,从此凝然所说大为流行。

 

观上所述,日本与中国之记载差别甚大。主要问题为日本记载谓中国有三论宗、成实宗、俱舍宗、涅槃宗、地论宗、摄论宗等。但于中国记载中,此等名称甚为罕见,而常见者则为成实师、摄论师等。即偶有之,亦仅指经论之宗义,或指研习某一经论之经师、论师。其中唯三论或可曰已形成教派。如以经论或经论师为‘宗’,则中国流行之经论亦不只此数,如上引南齐·周颙〈抄成实论序〉记当时经论流通之情形,有曰︰‘涅槃法华,虽或时讲;维摩胜鬘,颇参余席。’

中唐·梁肃《智者大师传论》叙佛去世后事有曰︰‘故摄论、地持、成实、唯识之类,分路并作。’如以流行甚广为宗,则查《续僧传》,隋唐讲地持者极多,而吉藏《百论疏》〈破空品〉有曰︰‘大业四年为对长安三种论师,谓摄论、十地、地持三种师,明二无我理’云云。夫凝然既谓有地论、摄论二宗,何以独无地持宗耶?如以学说特殊为宗,胜鬘特主如来藏,则亦有胜鬘宗矣。且俱舍、成实自智恺作〈俱舍论序〉以来,许多撰述均言成实、俱舍同属经部,理论虽有差别,但在印度固出于一源也。然在中国‘十宗’中成、俱分为二宗,在‘十三宗’毗昙却包含俱舍为一宗,此类可疑之点,均待研寻。

由此可见,如成实论师、涅槃经师诸学派与天台、华严诸教派相提并论,则中国佛教必不只十宗或十三宗也。按凝然《三国佛法传通缘起》于述震旦十三宗后论曰︰

‘古来诸师随所乐经,各事讲学,互立门辈弘所习学。若以此为宗,宗承甚多焉。或从天竺传来弘之,或于汉地立宗传之,建立虽多,取广玩习不过十三。如上已列虽十三宗,后代浇漓,渐次废怠,所学不多。’

据此凝然自言以经论之讲习为宗,而数目亦不定为十三,但其竟列为十三者,亦无具体说明,不过‘取广玩习’耳。故于此或可得以下两点之认识︰

 

第一、凝然学说之来历,实为有关日本佛教史之问题,尚待研究。然据所知,在中国齐梁之世经论讲习至为风行,成实论师,南北均多。真谛来华,译经于广州,俱舍亦流行于南北。两者传入日本后,日本僧俗掌权者俱认为宗,而成实、俱舍之为寓宗及每年度人规定名额,均系由朝廷下诏。日本佛史学,遂将此二宗与华严宗等并列,视为中国传入之宗派。而凝然故而以为既成实与俱舍论师有宗,则涅槃、毗昙等等亦应为宗矣,遂有十三宗之说。

然须知凝然之师宗性,尝抄录中国《名僧传》,撰日本高僧传,实未言及十三宗。宗性尝著《俱舍论本义抄》,有四十八卷之多,并未提及所谓‘俱舍宗’及其史实。且与凝然同时之着作《元亨释书》只述及日本有三论等七宗,而称成实、俱舍、净土为寓宗,并未言及中国有摄论等宗,亦无十三宗之说。此均不能不令人怀疑,凝然之说出于自造也。

第二、关于中国佛教之宗派,盖应根据宗鉴、志磐之说,除天台宗外,有禅宗、华严、法相、真言、律宗等五宗,至于三论宗,虽已形成教派,但传世甚短。三阶教隋唐盛行于民间,应可认为教派。至于净土,则只有志磐谓其‘立教’,但中国各宗均有净土之说,且弥陀弥勒崇拜实有不同,亦无统一之理论。又慧远结白莲社,只是唐以后之误传,日本僧人且有认净土初祖为昙鸾,并非慧远,而所谓净土七祖历史乃南宋四明石芝宗晓所撰,并无根据。(见《佛祖统纪》卷二十六)故净土是否为一教派实有问题(本书为方便见,暂于本章中列入),可见中国各种教派之情形亦互异也。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