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禅修中心 → 觉音禅林 → 【 解脱道论卷第四 (行門品第八之一) 】

解脱道论卷第四 (行門品第八之一)

     日期:2012/12/19

解脱道论卷第四 上
阿罗汉优波底沙 造 梁言大光
梁 扶南三藏 僧伽婆羅 譯  嵩高维岳 点校

[一]行門品第八之一 

问:云何地一切入?何修何相?何味?何处?何功德?
一切入者何义?几种地?何地取相?
云何作曼陀罗法?何修地法?
答:是心依地相生,此谓地一切入。
心不乱住,是名为修。
善乐着地想,为相。
不舍,为味。
意无异念,为处。
何功德者?
谓有十二功德。从地一切入,是相易得。于一切时,于一切行,心无行无碍。如意神通,履水游空如地。受种种色辩:初念宿命辩,及天耳界辩。随行善趣,甘露为边。
问:一切入何义?
答:谓周普一切入,如佛说偈言:
若人念佛德,生喜充遍身。观地一切入,周满阎浮提。
此观缘地生,心喜亦如是。修如是观,是曼陀罗,遍一切入。[二]
注:[一]净道论第四品释地一切入。
[二]净道论此段本母云:执地一切入者,取地上相,或作或不作等。善取相,任持决定。见彼胜利,作宝想。恭敬爱乐,系心所缘。离欲不善,乃至具足初禅住。按此下依地一切入,广说修禅方便。以例余法,故文句特详。
问地几种?何地取相可修?
答:地有二种,一自相地、二造作地。
坚为自相地界,是谓自相地。
若手自掘,若教人掘,造作所成,是谓作地。
成四种色:谓白、黑、赤、及如明色。
于是坐禅人,于自相地,不应作意。应除白、黑、赤。
何以故?若观自相地,从此不起,彼分相。若取白、黑、赤色,成修色一切入。
何以故?观自相地,离白、黑、赤。若作不作,当取其相。如明相现,当取其相。
问:云何名不作地?
答:处处平坦,离于草石,无诸株杌。于其眼境,当令起心,是名地想。是谓不作地。[一]

若旧坐禅,随乐不乐,卽见彼分,地相住于不退。
新学初禅,取作地相,作曼陀罗,不观非作地。
注:[一]原刻作答,今依丽刻改。

问:云何作曼陀罗?
答:若坐禅人,欲于地,作曼陀罗。初从当观寂寂,或于寺舍、或在石室、或在树下,不住幽闇无日光处,非人行路。于如是处,皆远一寻。洒扫清洁,当令地燥。
择于处所,如明相现时,土色使与地性,得相发起,筹量调适。威仪恭敬,取于器物,以水和土,删去草杌,却除粪芥。取其衣帊,挤漉泥滓。
于净洁地,障蔽坐处,遮断光明,安置禅座。不近不远,以规作圆。圆内平满,无有痕迹。
然后以泥,泥地不杂余色。以别色不杂,于地应安,乃至未燥,当覆守护。
若至燥时,以异色界。其外或如米筛大,或如钞锣大,或圆、或方、或三角、四角,应当分别。
本师所说,最胜圆,作曼陀罗。若于衣、若于板、若于壁处,皆作曼陀罗,于地最胜。如是先师所说。

问:云何修地法?
答:若坐禅人,欲修地一切入,从初当观欲过患,复应观,出离功德。
问:何故应观欲过患?
答:欲者少气味故,多忧苦,于是处多过患。
欲者如骨喻,少气味。
欲者如肉抟,喻以多属故。

欲者如逆风把火,喻随烧故。
欲者如炎炭,喻大小故。
欲者如梦,喻倐忽无故。
欲者如借物,喻势不得久。

欲者如树果,喻为人所折故。
欲者如刀,喻以斩斫故。
欲者如槊,喻以为槊故。
欲者如毒蛇头,喻可怖畏故。

欲者如风吹绵,喻不可守护故。
欲者如幻,喻惑痴人故。

欲者是暗,无所见故。
欲者是障碍路,碍诸善法故。
欲者是痴,失正念故。
欲者如熟,以烂故。

欲者是械,相驻缚故。
欲者是盗,功德物故。
欲者是怨家,起鬬争故。
欲者是苦,造诸过患故。
如是,已观欲过患,应观出离功德。

名出离者:谓初禅,从初出家,修诸善,是名出离。
问:云何出离功德?
答:无[一]盖,心自在,住寂寂乐。堪忍苦乐、住不忘失。旷济众事,得大果地,堪受供养。二处饶益,是大智慧,是一切善处,名越三界。
复次名出离者,彼出离淫欲,是寂寂诸盖。是乐无垢,是处最胜地。是道为得最胜,是清净心垢,此是功德,修行所造,是乐内所修行。
注:[一]原刻作尽,今依丽刻改。
欲者是粗,出是胜妙。欲者有烦恼,出离者是无烦恼。欲者是下,出离者是上。欲者有瞋恚,出离者无嗔恚。欲者非可爱果,出离者是可爱果。欲者有怖畏,出离者无怖畏。如是已观淫欲过患,及观出离功德。
依出离,生欲乐,心生信、生恭敬。观可作、非可作。依节量食,安置衣钵。身不懈倦,心无怠惰。当小行脚,小行脚已,坐洗手足。应念佛菩提、念法、念僧。修善行念已,当令欢喜。我能如此得具足,若我不得出离,复不久安精进,是故应作勇猛。
去曼陀罗,不远不近,如轭如寻远,应安坐具。对曼陀罗,结跏趺坐,令身平正。内心起念[一],闭眼少时。除身心乱,摄一切心,成一心。小开眼,髣髴令观,曼陀罗。彼坐禅人,现观曼陀罗形,以三行取相。以等观、以方便、以离乱。
注:[一]原刻作开,今依丽刻改。

问:云何以等观?
答:坐禅人,现观曼陀罗,非大开眼、非大闭眼,如是当观。
何以故?
若大开眼,其眼成倦。曼陀罗自性,现见自性,彼分想不起。
若最闭眼,见曼陀罗成闇,亦不见彼相,便生懈怠。是故应离大开眼、大闭眼。唯专心住曼陀罗,为心住故当观。如人映镜,见其面像。依镜见面,面从镜生。彼坐禅人,观曼陀罗,见其定相,依曼陀罗起。是故当观,等观取相,为心住故。如是以等观取相。

问:云何以方便?
答:谓四作意方便,一谓内隔、二满方、三转、四遍满。
是时见相,出散无隔;是时当作,内隔作意;
是时见小相、或见半曼陀罗;是时作令满曼陀罗已,方满令作意;
是时心散乱,及心懈懒;是时应当策课,如陶家轮。
是时若心得住;是时令见,曼陀罗遍满无亏。当观舍。
如是以方便可知。

问:云何以离乱?
答:离乱有四种。一最速作精进。二最迟作精进。三最高。四最下。
问:云何速作精进?
答:谓急疾作意,不待时节。早坐晚罢,乃至身疲,是谓速作。
问:云何迟作精进?
答:谓离作意方便,虽见曼陀罗,不恭敬作意,数起数眠。
若速作精进,则成身懒心退,心出外缘,起诸调戏。
若迟作精进,身心成懒懈怠,起诸睡眠。
最高者:其心退,起诸调乱,于所行处,成不乐。若不乐,于初戏笑言语,以由欲心成高。复次若得诸相,行由喜乐,欲心成高。
最下者:退调缘故,于业处成不乐。若不乐,于初行处,所作瞋处,由瞋恚心成下。复次[一]久倦,觉观从胜,退落其心,由忧[二]受心成下。

是坐禅人,若心速作退堕,调处以念根、定根摄,伏令舍调。
若心进,作退堕懒处,以念根、精进根摄伏,令舍懈懒。
若高心者,退堕欲处,成现知令舍欲。
若下心者,退堕于瞋恚,成现知令舍瞋恚。
于此四处,成清净心,成专一心。

若专一心[三],相成名起。相者有二种:谓取相、彼分相。
注:[一]原刻作又,依丽刻改。[二]原刻作爱,今依丽刻改。[三]原刻作想,今依丽刻改。
云何名取相?
若坐禅人,以不散心,现观曼陀罗。从曼陀罗起想,如于虚空所见、或时远、或时近、或时左、或时右;或时大、或时小、或时丑、或时好、或时多、或时少;不以眼观曼陀罗,以作意方便取相起,是名取相。
从彼作多故,彼分相起。名彼分相者:若作意时,随心卽现。非见曼陀罗,后生心念。但作心闭眼,如先所观。若远作意,亦卽远见。若近左右,前后内外、上下亦复如是。随心卽现,此谓彼分相。

相者何义?谓因义、相义。如佛教比丘,彼诸恶、不善法,有相起,是因缘义。
复说智义、相义。如佛说,以作想,当舍。是谓智义。
复说像义、相义。如见自面,像想象彼,分无异义。
尔时得相,坐禅人于其师,所起恭敬心,取于胜相应,当守护。若不守护,是则当失。
问:云何应守护?
答:以三种行,应守护相。如是以离恶故,以修行善故,以常作故。
云何离不善?乐于作务、乐种种语、戏乐睡眠;乐聚会、乐狎俗、不守护诸根、不节于食;初夜、后夜,不起禅习。不敬所学;多恶亲友,修不行处。应离不好时节、食卧、坐不。彼对治是,善应常作。
问:云何以常作?
答:彼坐禅人,善取此相。常观其功德,如珍宝想。常欢喜行,常修多修。或昼夜多修行、或倚坐卧。心乐攀缘,处处放心,取相已取。取已令起,起已观。随观已修,修有时时。观曼陀罗,如是以常作见相。
彼如是,现守护相,成得自在。若相随心,得禅外行。若外行从心者,由是得安。

问:云何禅外行?
答:此事从心,作意不乱,以伏诸盖。但[一]未修行,觉观喜乐一心,及信等五根。虽得定力,念念犹起,是禅外行安者。
从此外行,是法由心,得修行力,是觉信等法,于事不动,是名为安。
注:[一]原刻作求,今依丽刻改。
问:外行及安有何差别?
答:若伏五盖,是其外行,以伏此五故成安。
以禅外行得胜定,若得胜定,是名为安。

若于身心,未得寂寂,于外定心动,如船在浪。
若于身心,已得寂寂,处安不动,如船无风在水。

诸根无力故,于所为事,外禅行不久住。如小童子。
诸根有力故,于事安静久住,如有力人。

修不自在故,禅外行成不和合。如人诵经,久废则忘。
以修自在故,成安和合。如人诵经,恒习不忘。

若不善伏盖,犹如盲人,于禅外行成盲,如是等不清净教。
若善伏盖,成不盲,于成安定,如是等清净教。

从相自在所,初乃至性(善恶行为),除名为外行。性除无间,是名为安。

问:外行者何义?
答:禅近故,是名外行。如路近村,是谓村路。义一名异。
安者何义?
安为和合义。如到曼陀罗,出离禅安无异义。
于是坐禅人,住于外行,应令增长一切入。或于安定,或于初禅,当令增长。
问:云何应令增长?
答:谓从初相,如手四指节,当令渐增。如是作意,如是得自在,如是次第。如轮、如盖;如树影,如福田;如邻,如村;如郭、如城;
如是次第,渐令增长,遍此大地,若江山高下,树木棘刺,诸不平正。如是一切,不作意。
乃至大海,作意地想,乃至增长。
时心所行,成最胜定。

若坐禅人,得禅外行,不能得安定。此坐禅人,以二行,应令起安定方便:一以因缘,二以受持。
以十行,从因缘起安定方便:
一、令观处明净。   二、遍起观诸根。 三、晓了于相;
四、制[一]心令调。  五、折伏懈怠。   六、心无味着;
七、心欢喜。       八、心定成舍。   九、离不学定人,亲近学定人。
十、乐着[二]安定。

问:云何作明净处观?
答:以三种行,得作分明处:谓能修调适食乐、修时节乐、修威仪乐。
遍起诸[三]根观者:谓信等五根,不令消灭。无作懈怠。如快马乘车。
晓了于相者:善捉意想,不急不宽。如巧师绳墨,平等无偏。善解作意,急离不离。
注:[一] 原刻此二字互倒,今依丽刻改。[二] 原刻作定,今依丽刻改。[三]原刻作相,今依丽刻改。
制心令调者:有二种行,以二种行,成心调(调举心)。一、多起精进。二、心过度处,成心调。或往淫处,及种种相处,增长乱意,成于心调。
于坐禅人,若多起精进、过度处,成心调。以二行应制伏心,以令精进起,每中调适。若往淫处,及种种相,增长调心,以二行折伏。以观觅众苦,及恶果报。
制伏懈心者:以二行,成懈怠心。
以不得胜定,令心无味,故成懈怠。若多懈怠,则欲睡眠。
是坐禅人,若不得胜定,心无味着,故成懈怠。
以二行,当折伏,谓:观功德、以起精进。若懈怠、睡眠、懒心,以四种行能伏。
若多食者,取懈怠相转。行四威仪,以自作意。于光明相,住于露处。令心欢喜,无所复着。


以三行,成无味:少方便故,以钝慧故,以不得寂寂乐故。
于是坐禅人,心若无味,以二种行令得欢喜:一、以恐怖。二、以欢喜。
若观生、老、死、及四恶趣。见诸可畏,心生愁恼。若念佛、法、僧;戒、施、天。见六行功德,心生欢喜。
心定成舍者:以二行,成于禅外地定。以断诸[一]盖,心成定,或于所得地,以起禅支,故成心定。
是坐禅人,心定有二行当舍:非成住故,中方便调适故。
注:[一]原刻作善,今依丽刻改。
离不学定人:或安定、或外行定、或威仪定,彼人无此不修、不学、不应供养。
修学人者:若有安定,有外行定,及威仪定,应从修学,亦应供养。
乐着安者:此坐禅人,如彼深源、如彼奔泉、如彼低树。常乐恭敬,多所修行。
行此十事因缘,生于安定。

问:云何以受持,能生安定方便?
答:彼坐禅人,善解缘起,入寂寂处。其所解相,于所修定,随心自在,生其欲乐,令心得起。
从此身意,堪任有用,令得受持。
从生欢喜,心得受持。
从生适乐,身心得受持。
从生光明,心得受持。
从生悲伤,心得受持。
以是悲伤,令心得静。
善取静心,心得受持。
如是善取令舍,心得受持。
从无边烦恼,心得解脱,成就受持。
以解脱故,彼成一法味。以一味,心得受持修行。
是故从此胜妙,心得增长。如是住受持,起安定方便。

如是善解缘起,及心受持,不久起定。彼坐禅人,离欲不善法,有觉有观。于寂静处,心所成就,有喜有乐,[一]得于初禅。是地一切入功德。
注:[一]勘此句文意,亦可云,得初禅地一切入。

于是离欲者,离有三种:谓身离、心离、烦恼离。
问:云何身离?
答:远离诸恼,出处山野。
云何心离?
以清净心,到胜善处。
云何烦恼离?
无结累人,无生死行处。

复次离有五种:谓伏离、彼分离、断离、猗离、出离。
云何伏离?   谓修初禅,伏于五盖。
云何彼分离? 谓修达分定,伏于诸见。
云何断离?   谓修出世间道,断诸烦恼。
云何猗离?   谓得果时乐。
云何出离?   谓涅盘也。

欲者有二种:一者、处欲。二者、欲烦恼。
天堂及人所爱,色、香、味、触,此谓欲处。于此欲处,起欲染、思惟、是谓欲烦恼。
从此欲,以心别离,以伏别离。是远离,是出离,是解脱,是不相应,是谓离欲。

问:云何离不善法?
答:谓不善根,有三种:一贪、二瞋、三痴。与彼相应,受、想、行、识,及身、口、意业,此谓不善法。

说不善有三种:一自性、二相应、三生缘性。
是三不善根,谓贪、瞋、痴,是名自性。
与彼相应,受、想、行、识,是名相应。
所起身、口、意业,此谓缘性。
以此三不善法,是谓远离。是出、是脱、是不相应,是谓离不善法。

复次离欲者:离贪欲盖,离不善法者,谓离余盖。

问:已说离不善法,欲是不善,已在其中。何故别说离淫欲?
答:淫欲是出。对治:佛所说欲,能除烦恼。
离欲者,佛说为出。如得初禅,欲想相应,作意成起,此退分法。[一]是故以欲,和合烦恼。欲若别离,一切烦恼,皆亦别离。是故别说离欲。
复次离欲者,已得出,成离欲。

离不善法者:若得不瞋、成离于瞋。
若得明相,成离懈怠、睡眠。若得不乱,成离调戏。若得不悔,成离于悔。
若得安定,成离于疑。若得智慧,成离无明。若得正思惟,成离邪念。
若得欢喜,成离不乐。若心得乐,成离于苦。若得一切善法,则离一切不善。如[二]三藏说,以不贪满故,成就离欲。以不[三]瞋、不痴满故,成就离不善法。
注:[一] 勘此下文意云:烦恼欲性,为前句欲。不善法中,欲为后句。不善法,故不相杂。
[二]勘净道论:此指巴利本三藏释论,次后同。
[三]原刻下衍以字,今依丽刻删。

复次离欲者,是说身离。  不善法者,是说心离。
复次离欲者,是说断欲觉。离不善法者,是说断瞋恚害觉。

复次离欲者,是说避欲乐。离不善法者,是说避着身懈怠。
复次离欲者,是说断于六戏笑,及欢喜乐。
离不善法者,是说断戏觉,及忧苦等,亦说断于戏笑及舍。

复次离欲者:是现得乐,出于欲乐。
离不善法者:是现得乐,心无过患。
复次离欲者:谓超出欲流。
离不善法者:所余烦恼,应生欲有,而生色界是名超越。

有觉观者,云何为觉?
谓种种觉,思惟安思,想心不觉,知入正思惟,此谓为觉。此觉成就故,初禅有觉。
复次入地一切,入依地相无间,成觉思惟,是名为觉。如心诵经。

问:觉者何想、何味、何起、何处?
答:觉者修猗想为味。下心作念为起。想为行处。(猗:柔顺。)

云何为观?
于修观时,随观所择,心住随舍,是谓为观。以此相应,成初禅有观。
复次入地一切入定人,从修地相,心之所观,如观诸义为观。

问:观何相、何味、何起、何处?[一]
答:观者随择是相。令心猗是味。随见觉是处。
注:[一]原刻作若。今依丽刻改。

问:觉观何差别?
答:犹如打铃,初声为觉,后声为观。
复次如心所缘,初为觉,后为观。
复次求禅为觉,守护为观。
复次忆是觉,不舍是观。
复次麤心受持为觉;细心受持为观;

若处有觉,是处有观。
若处有观,于处或有觉或无觉。

如三藏所说:初安心于事是觉。得觉未定是观。
如远见来人,不识男女,及识男女,如是色、如是形为觉。

从此[一]当观,有戒无戒,富贵贫贱为观。
觉者求引,将来观者,守持随逐。
如鸟陵虚,奋迅为觉,游住为观。
初放为觉,久放为观。
以觉守护,以观搜择。
以觉思惟,以观随思惟。

觉行不念恶法,观行受持于禅。
如人有力,默而诵经,随念其义是观;
如觉所觉,觉已能知;
观于辞辩及乐说辩是觉义,辩法辩是观;
心解于胜是觉,心解分别是观。

是为觉观差别。
注:[一]原刻作常,今依丽刻改。

寂寂所成,名寂寂者:谓离五盖,是名寂寂。
复次色界善根,复说初禅外行,复说禅心。从此心生,是谓寂寂所成。如地水生华,名地水华。

喜乐者:心于是时,大欢喜戏笑,心满清凉,此名为喜。
问:喜何相?何味?何起?何处?几种喜? 
答:喜者,谓欣悦遍满为相;欢适是味;调伏乱心是起;踊跃是处;

几种喜?
六种喜:从欲生、从信生、从不悔生;从寂寂生、从定生、及菩提分生喜。

云何从欲生?
贪欲染着心喜,是名欲生喜。
云何从信生?
多信人心喜,及见陶师等生喜。
云何从不悔生喜?
清净持戒人,多生欢喜。

云何从寂寂生?
入初禅人喜。
云何从定生?
入二禅生喜。
云何菩提分生喜?
于第二禅,修出世间道喜。

复次说喜五种:谓[一]小喜、念念喜、流喜、越喜、满喜。
小喜者:如细雨沾身,令毛皆竖。
念念喜者:生灭不住,如夜时雨。
流喜者:如油下流,久灌其身,终不周遍。
越喜者:周帀一切,心生欢喜,不久便失,如贫人见伏藏。
满喜者:身住周满,如雷[二]有雨。

于是, 小喜及念念喜,以信起于外行。
流喜者,有力起于外行。
越喜者,于曼陀罗,正与不正,皆起处方便。
满喜者,生于安处。
注:[一]原刻作笑,今依文义改。次同。
[二]原刻作如,今依丽刻改。

问:云何为乐?
答:是时,可受心乐,心触所成,此谓为乐。

问:乐何相?何味?何起?何处?几种乐?喜乐何差别?
答:味为相;缘爱境是爱味;摄受是起;其猗是处。

几种乐者?
有五种:谓因乐、资具乐、寂寂乐、无烦恼乐,受乐。

云何名因乐?
如佛所说,戒乐、耐老,此谓因乐,是乐功德。
资具乐者:如佛所说,佛生世乐。
寂寂乐者:谓生定舍,及灭禅定。
无烦恼乐者:如佛所说,第一涅盘。
受乐:所谓受乐也,于此论中,受乐是可乐。

喜、乐何差别者?
心踊跃是喜,心柔软是乐;
心猗是乐,心定是喜;
麤喜细乐;
喜行阴所摄,乐受阴所摄;
是处有喜有乐,是处有乐或有喜或无喜。

初者形第二,为名外行成就 ,入初禅禅枝。谓觉观喜乐一心也。
禅者何义?
谓于事平等思惟也;奋迅五盖也;思惟对治也。入初禅 ,得正受者 ,已得已触已作证住。

复次离欲不善法者:
从欲界地说,初禅为胜相。
从有觉观说,第二禅为胜相。
以寂寂所成,有喜有乐,从寂寂所成喜乐说,为胜相。

复次离欲不善法者:谓能断对治。
有觉观者,谓说禅相。
寂寂所成喜乐者,谓说相似禅。
正受入住者,谓得初禅。
离于五分,成就五分。
三善、十相具足,二十五功德相应。以此福善,上生梵天,胜妙居处。

离五分者:谓离五盖。
云何为五?
谓贪欲、瞋恚、懈怠、睡眠调、悔疑。
贪欲者:谓于五尘,心生爱染。
瞋恚者:谓行十恼处。
懈怠者:谓心懒墯;
睡眠者:谓身闷重,欲得寤寐。

眠有三种:一从食生;从时节生;三从心生;
若从心生,以思惟断。
若从饮食及时节生,是罗汉眠。不从心生,无所盖故。
若眠从食及时节生者,以精进能断。
如阿[少/兔]楼驮所说,我初尽漏,得不从心眠,于今五十五岁,于其中间,断食、时节卧,已二十五年。

问:若眠成色法,何故为心数烦恼?
答:色者一向成心数烦恼。如我见人,饮酒及食,是则可知。
问:若眠,身法懈怠,心数法可故,二法合成一盖。
答:此二种法,一事一相。所谓疲懈,共为一调者,心不寂寂。

悔者:心恨不定,其相旣等,故成一盖。

疑者:心执不一,有四种疑。一、者奢摩他难。二者、毗婆舍那难。三者、二俱难。四者、于诸非难。
于是具足,为得奢摩他,或于此疑,或于身疑:我堪得寂寂,为不得寂寂。若于彼成疑,此谓奢摩他难;
或于四圣谛,或于三世疑,此谓毗婆舍那难;
或于佛法僧疑,此二俱难。
或于国城道路,或于男女名姓,是谓非法难。
于此经中,疑为寂寂,难是可取。

盖者何义?
谓障碍乘义、覆义、烦恼义、缚义,此无异义。
问:有诸细结,谓覆恼等。何故但说五盖耶?
答:以集执取成五。
复次以淫欲执着,能摄一切贪欲。
以瞋恚执着,能摄一切不善法。
以懈怠、睡眠、调、悔、疑执着,能摄一切痴不善法。
如是以五盖执着,能摄一切烦恼。以此相故,成五盖。
五分成就者:谓觉观喜乐一心。
问:若说初禅,成就五支为禅,不应更复别说其支为禅。若别说支,何故初禅,说五支相应?
答:依禅支成禅,不离禅支有禅,无别异禅。
如依一一车分说车,离分无车;
如依军分说军,非离军分有军。
如是依禅支名禅,非离支有禅。以一种名禅以,可分名支。说事名禅,说功德名支;以说依制名禅,以说依性制名支。

问:于有念精进等法,何故但说五支耶?
答:以执着成五。

问:云何为执相?
答:觉者随于事,心而得自安。观者随于持心;
觉观不杂起于方便,若方便具足喜乐生。
若起方便具足,得[一]生喜心,增长乐心成满。
以此四功德,心成就不乱。若心不乱得定,是名执相。
如是执着成五。

复次盖对治故成五:
初盖对治初禅,[二]乃至五盖对治五禅。
觉者初禅为胜支,以觉除欲。若觉入正定,余支亦起。
观者于五支第二禅是[三]初起。
喜者于第三禅是初起。
乐者于第四禅是初起。
一心者于第五禅是初起。
如是以胜支成五。
注:[一]原刻作心,今依丽刻改。
[二]原刻作及,今依丽刻改。
[三]原刻此二字互倒,今依丽刻改,次二句同。

复次以五盖对治成五。如三藏所说:
一心是淫欲对治,欢喜是瞋恚对治,觉是懈怠眠对治,乐是调悔对治,观是疑对治,以盖从对治是故成五。

问:此坐禅人,作意于一切地相,何故乃起喜乐耶?
答:地一切入相,非起喜乐因。离五盖热,随性修故,是以法子,应起喜乐。

又问:若然法子,何故不于第四禅起喜乐?
答:非其处故。又得第四禅,已断喜乐故。
复次初已起喜乐,以方便伏断,见有过患已贪着,最寂寂舍乐,是故不起喜乐。

三种善者:谓初、中、后善。
以清净修行为初善。[一]
以舍增长为中善。
以欢喜为后善。
云何清净修行?谓诸善资具。
云何舍增长?是谓安定。
云何为欢喜?是谓为观。
如是初禅,成三种善,十相具足。
注:[一]原刻作已,今依丽刻改。

以清净,修行三相。以舍,增长三相。以令欢喜,四相。
问:以清净修行云何三相?
答:是禅障碍,从彼心清净。以清净故,心得中奢摩他相。以得故,于彼心跳踯。此谓以修清净三相。
问:云何以舍,增长三相?
答:若心清净,成舍。若得寂寂,成舍。一向住成舍,而舍增长。此谓三相。
问:云何以令欢喜四相?
答:谓于此十相生法,随逐修行,令成欢喜。于此诸根,以为一味,成令欢喜。随行精进乘,成令欢喜。以能修行,成令欢喜。此谓四相。
如是初禅十相具足。

二十五功德相应者:谓初禅觉、观、喜、乐,一心具足;
信、精进、念、定、慧具足。
初中后具足、敛摄具足、修行具足;
寂寂具足、依具足、摄受具足;
从具足,观具足,修具足,力具足;
解脱具足、清净具足;
最胜、清净、修成住。
二十五功德相应,是天胜居,从寂寂生。谓喜乐住,超越人间,天居胜处。如佛世尊教诸比丘:
如勤浴师、浴师弟子,以好铜盘,盛豆米屑,以水和搅合而为丸,浸润内外,相着不散。
如是比丘,身心寂寂,能生喜乐。灌令遍湿,无所不着。如以寂寂所生喜乐,于其身心,无不着处。
是勤浴师、及浴师弟子,坐禅之人亦复如是。如是铜盘,一切入相,如是可知。

问:一切入何等相耶?
答:如铜盘、浴屑处坚、细、光、炎。
善取一切入相成坚。生喜成细。清净故光炎。
心心数法,以成事故。是谓铜盘等一切入相。
心心数法,如浴屑如是可知。

问:云何浴屑等,心心数法性?
答:如麤浴屑,旣不和合,随风飞散。如是心心数法性,离喜乐成麤,离定不和合,与五盖风共飞。此谓是浴屑等心数法性。

云何水等谓喜乐定?
如水,令浴屑湿软为丸。
如是喜乐,令是心数法湿软为定。
如是水等喜乐定,如[一]浴水搅令相着,如是觉观可知。

问:云何丸等?
答:谓觉观如[二]浴师,以[三]浴屑,置于铜盘中,以水浇搅,以手作丸。
若作丸已,合诸湿屑,共作于丸,不令散失,置铜盘中。
如是坐禅人,心心数法,贮于事中,能生寂寂。

初禅以喜乐为水,以觉观为手,搅[一]以作丸,能生寂寂。
所成心心数法,喜乐相随,成一丸禅心,不散乱置于禅事。
如是丸等,觉观如浴屑,内外遍湿,相着不散。
如是坐禅人,初禅于身上下,从头至足,从足至髑髅,皮发内外,喜乐遍满,住于不退。
如是成住梵天。
注:[一]原刻作欲,今依文义改。
[二]原刻此二字作欲使,今依文义改。
[三]原刻作欲,今依丽刻改。

问:名喜乐,非色法,无有对相,何以遍住于身?
答:名者[二]依色,色依[三]名,是故若名已成,喜色亦成喜。
若名已成,乐色亦成乐。
复次色从乐生,令身起猗,一切身成彼色,猗乐是故无碍。

令生梵天功德者:初禅成,有三种:谓下、中、上。
若观胜缘,不善除五盖,不至如意自在,是谓下禅。
若观缘胜,善除五盖[四],不至如意自在,是谓中禅。
若观胜缘,善除五盖,至如意自在,是谓上禅。
于是坐禅人:
若修下初禅,命终生于梵天种类。彼寿命,一劫三分。
若修中[五]初禅,命终生于梵天,寿半劫。
若修上初禅,命终生大梵天,寿命一劫。

是生梵天功德,成有四种:有人成退分、有人成住分、有人成胜分、有人成达分。
是钝根人,欲住放逸,作意相随,成起此禅故,成退分。

复次以二禅行,成于退分,最大缠故,令不精进。若人从初已起恶觉,不能消除,以此大缠故,成速退。其于乐禅事业,乐[一]话语,乐睡眠,不住精进,是故成退。

注:[一] 原刻此二字互倒,今依文义改。
[二] 原刻作于,今依丽刻改。
[三] 原刻下衍色字,今依文义删。
[四]此字依文义加。
[五]原刻此二字互倒,今依丽刻改。

问:谁退?何以退?
答:有说若急疾烦恼成,起退失。
复说悠悠烦恼故退。
复说若失奢摩他成退。
复说于有相,久不修行,于彼彼处,不能令起。以不[二]得定,成退分。
若钝根人,住不放逸,得彼法念,成禅住分。
利根人,住不放逸,随意得第二禅,无觉作意,相随起,成彼禅胜分。
利根人,住不放逸,随意得毗婆舍那,随逐厌患、想作意成,起随意无染,成禅达分。<[三]初禅巳竟>
注:[一]原刻此二字互倒,今依丽刻改。
[二]原刻作复今依丽刻改。
[三]原刻无此四字,今依文义加。次卷二禅、三禅、四禅;空、入四段并同。
解脱道论卷第四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