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律仪学苑 →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六:坐禅法、女众、禅定、神通、经行法、卧起事、乱意睡眠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六:坐禅法、女众、禅定、神通、经行法、卧起事、乱意睡眠

     日期:2013/1/10

坐禅法:

《四分》(35,817)有比丘夜集欲坐禅, 佛听。时诸比丘睡眠,佛言,比坐者当觉之。若手不相及者,当持户、若拂柄觉之。若与同意者,当持革屣掷之。若犹故睡眠,当持禅杖觉之(得禅杖者不应呵;若呵不受者,当如法治)。若复睡眠,听以水洒之 当抆眼,若以水洗面 当自摘耳鼻,若摩额上 当披张郁多罗僧,以手摩扪其身;若当起出户外,瞻视四方,仰观星宿;若至经行处,守摄诸根,令心不散。

《僧祇》(34,505)坐禅当作障隔。应用苇竹,若旃,竖四角施帘绳系。坐禅还时开,入中还闭。不得昼闭,应举。夜当下。

《僧祇》(35,507)[比丘]在禅房中作骆驼坐。不得作骆驼坐,应加趺坐。若坐久虚极者,当互舒一脚,不得顿舒两脚,若起经行。不得覆头禅坊中坐。若老病,得覆半头一耳。若屏处树下,覆头无罪。

《僧祇》(35,513)应行禅杖。(因坐禅低仰而睡)   作禅杖法:应用竹若苇长八肘,物裹两头,下坐应行。行杖时,当偏袒右肩。若有睡者,不得卒急唤起,不得擣胁,当并边以杖住前三摇()。复不觉者,若在左边,当右膝。若在右边,当左膝。觉已当起,取杖而行。若睡者众多,不得一时并起,应两人三人起,年少应行杖。若和上阿闍梨睡,亦应令起。恭敬法故,应起取杖。弟子不得与杖,当自行。行杖人不得随瞋爱而求其过。当摄六情,一心思惟:若有睡眠者,应与彼。取杖人不得嫌恨,当作是念:彼今与我除阴盖,益我不少。念已,应起行。

《僧祇》(35,513)行丸法。(因以行禅杖,天寒手战)  作丸法:应用若线若毛若作,不得令太坚,不得太软。行法:当先与中央人,若有睡者,不得趣掷头面,当掷前。前人恭敬法故,应起取。取已还坐。若和上阿闍梨睡者,不得置,亦应与丸。彼恭敬法故,应起。弟子应代行丸。得丸者,当作是念:彼今与我除阴覆,饶益不少。

《僧祇》(35,513)禅坊中应脱革屣。不听禅坊户前拍革屣。若地有覆者,当脱持入。当以底相搭,衣覆而入,当着右边尼师檀下。若地无覆者,当徐徐着入,脱已而坐。

禅坊中,若欲謦欬时,不得放恣,故大作声。当掩口徐徐作声。若大不可制,当起出。出已,欬竟还入。若犹不止,当语知事人已去。

(513)若啑时,不得放恣大啑。若啑来时,当忍以手掩鼻。若不可忍者,应手遮鼻而啑。勿使涕唾污溅比坐。若有啑者,不得言语。

欠呿欲来时,不得放恣大欠呿,频申作声,应当自制。若不可忍者,当手覆口,徐徐欠,不得乱比坐。频申时,当先举一手,下已,次举一手。

不得大把搔,令擖擖作声。不得用指甲及木把搔。若大痒者,当以手摩,若指头刮。

[比丘]噉豆、多饮酪浆,在禅坊中坐,迭互放气,麤细作声。不得故食多气物,用作调戏。禅房中,若急下风来者,当制。若不可忍者,当向下坐。放气时,不得令大作声,扰乱比坐。若食上下风,亦向下坐,勿令扰乱比坐。若和上、阿闍梨、长老比丘前,当出去,在下风[],勿令臭熏。在道行,不得在前纵气,当下道在下风放之。

《十诵》(38,278)听着禅带坐。

《十诵》(40,288)比丘独房中住[]睡,听众住;[]亦睡: 1.以水浇  2.听手敲  3.听以(行法)  4.听用禅杖(取禅杖时,应生敬心,应以两手捉杖戴顶上;若比丘坐睡,应起。看余睡者,应以禅杖筑,筑已还坐。若无睡者,应出户彷佯来入,更看。若见睡者,以禅杖筑,筑已还坐。若无睡者,还以杖着本处已坐)  (289) 5.听着禅镇(不得以绳络头后着禅镇。若故睡,禅镇一堕,听一舒脚;二堕,听二舒脚;三堕者,应起行,应如鹅法次第行)  6.听作时节(听作两时:昼日、夜作时节;听七日坐;听常坐禅)

《十诵》(40,288)有五法以水浇他:怜愍, 不恼他, 睡, 头倚壁, 舒脚。

有五法以手敲他,有五法以掷他,有五法以禅杖筑他:(同上) (289)

《十诵》(61,467)坐禅时,不应计大小[而坐],不应驱去。

《有部》(29,787)诸无知者不应修定,宜应且起[],诵习尊经。

(787)若不习定,智慧不生。

《杂事》(4,221)若染欲心起时,应修不净观。   若瞋恚心起时,应修慈悲观。

若愚痴心起,应修十二因缘观。

《杂事》(14,269)[不得]无师辄自习定。

《婆沙》(2,514)有一比丘独坐林中者: 1.以在众,多事多恼,妨修善法故  2.以智慧偏多,以在众,多闻多见,多语多论,虽生智慧,少于禅定,宜在静处以修其心。(若定多者,则宜在众,广求知见。)

《婆沙》(3,518)结跏趺坐者: 1.为正身故。所以正身,为正心故。是正于心,必先正身  2.九十六种外道皆不结跏趺坐,欲异外道故  3.欲止睡眠故  4.欲生前人信敬心故  5.佛坐道树时,结跏趺坐;利根辟支佛亦结跏趺坐。

《勒伽》(6,600)听病比丘畜禅带,谓腰背痛故。

《母经》(5,829)禅带广一磔手,长短随身量作。

《三千》(,917)欲坐禅有五事:一者当随时,二者当得安床,三者当得端坐,四者当得闲处,五者当得善知识。

(917)禅带有五事:一者当广一尺,二者当长八尺,三者当头有钩,四者当三重,五者不得用生草,亦不得用金钩。

女众:

《四分》(49,930)时比丘尼结跏趺坐,血不净出,污脚跟指奇间。佛言,不应结跏趺坐。听半坐。

《五分》(29,189) 1.月水出污脚跟 2.蜣蛝虫入女根中,以此致病。佛言,一切[女众]皆应累()坐,若加趺坐应互伸一脚。

《僧祇》(40,544)[比丘]尼加趺而坐,有蛇来入疮门中。不听加趺而坐。

坐法者,当屈一脚,以一脚跟掩疮门。

《十诵》(40,291)不听[女众]大坐(因蛇入女根中)。若展一脚坐,不犯。

《杂事》(31,358)[女众]不应加趺而坐,以修寂定。应半加坐。若尚有细虫入身相恼,应以故破衣及以软叶而为掩蔽,方始半加,当修寂定。

《南传》(4,371)[女众]不得结跏趺坐。(因结跏趺坐而受()跟触)  许半跏趺坐。

 

禅定、神通:

《十诵》(2,13)若比丘依初禅,修如意足得神通力,从阿鼻地狱上至阿迦腻咤天,自在能满中火。若依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亦如是。

《十诵》(59,439)若人依初禅,善修习如意足得神通,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咤天,身自在往来。若比丘依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亦如是。

若有依初禅得天耳,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咤天,其中音声自在能闻。

若比丘依初禅,善修知他心通,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咤天,其中众生所有心念,皆悉能知。  [(p.440)宿命通、天眼通(死此生彼) 亦如是。]

《有部》(10,680)目连言:我入无所有定,闻曼陀罗池水岸诸象王吼叫之声。邬波难陀言:若入无所有定者,必当远离色声诸境,如何入定而得闻声?佛言:入无所有处定,诸色声想悉皆远离;然大目连获得静虑解脱胜妙等持,速出速入,虽是出定,谓在定中。(《十诵》(2,12)若入无色定,破坏色相,舍离声相。目连入无所有处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定起,闻阿修罗城中伎乐音声,闻已,还疾入定,便自谓我入定闻声。若入无色定,若见色、若闻声,无有是处。)

《药事》(16,78)如来所得之定,诸圣独觉名亦不知。诸独觉所得之定,舍利子、大目连名亦不知。舍利子所得之定,余声闻众名亦不知。

《杂事》(39,404)如来大师心常在定;声闻弟子则不如是,若不摄念观察,不知前事有观不观。

《婆沙》(3,522)[实力子以神通力,于夜间手指放光而分卧具。] 凡光明神力要入定心,若分卧具必出定心。云何不定心中而有光明?答曰:诸佛不可思议,禅定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业报不可思议。又云,此人利根,禅定亦利,当分卧具时,或入定心,或出定心,其间駃速,谓但是散心。如击鼓人手自击鼓,口并叫唤,击鼓心非缘叫唤心,二心各异,但以其駃疾故,谓是一心。又如浮人手捉浮瓠,脚并蹋水,捉浮瓠心、脚蹋水心,二心各异,亦复如是。又云,先入定心,手出光明,出光明已,然后出定,以入定势力故,虽在不定心中,光明不灭。犹如陶师转轮作器,以一转力故,十匝五匝,势故不尽。此亦复尔,一定力故,光明久住。

《婆沙》(7,547)从灭尽定出,正似从泥洹中来。若入灭尽定,必次第从初禅乃至非想处,然后入尽定。若出定时,必从非想,次第入无所有处,乃至初禅,入散乱心,以心游遍诸禅,功力深重。

《婆沙》(7,547)四无量者,以心缘无边众生,拔苦与乐,益物深广。

《婆沙》(7,547)无诤三昧,此是世俗三昧,非无漏也。诤有三种:烦恼诤,五阴诤,斗诤。一切罗汉二种诤尽(烦恼诤、斗诤);此二诤尽,五阴是有余,故未尽。有此五阴能发人诤,唯有无诤三昧能灭此诤。

《婆沙》(8,553)诸根寂静者,六根不乱故。

《善见》(4,700)何谓为欲?贪欲欲、欲贪欲、欲思欲,此是欲名。诸恶法者,谓欲狐疑。如来于此二处而得寂静。何谓欲中清净?离欲亦言弃欲。何以故?初入第一禅定者,无明是欲党,欲是禅定怨家,已弃欲故而得禅定,是谓为怨家。欲与恶离者,禅定而来。欲恶灭已,禅定即起。

《善见》(4,700)有三静:身静,心静,覆静。

欲有二:处欲(心着色处),烦恼欲(令人至欲所)

贪者烦恼,欲者欲处,亦如三昧[]贪欲怨家;欢喜者,是瞋恚怨家;思者,是睡怨家;安乐者,是动疑怨家;度量者,是狐疑怨家。亦如初禅者,贪欲怨家。贪欲者,含入五盖;诸恶法者,含取诸盖。(诸盖者,三毒根、五欲、五尘、邪贪)

《善见》(4,700)何谓为念?答:动转。何以动转?于观处初置心,是名念。

何谓为思?诸禅人以心置观处中,心徘徊观处。思者,研心、着心、连心。

譬如锺声,初大后微。初大声者如念,后微者如思。如鸟翔,初动后定,动者如念,定者如思。如蜂采华,初至如念,后选择如思。

() (700)初禅有五支:念,思,喜,乐,定。犹如大树有华有实,亦如初禅有念有思,从静起。何谓为静?离五盖是为静。喜乐者:喜者,满;何谓为满?身心喜满,怡悦边味是喜。乐者,弃除二苦:身苦、心苦,是名为乐。乐者,着其想味。何谓为喜?心肥壮,其想希好,是名为喜。乐者,得而受之。又言,两法不得相离。若有喜者则有乐,乐则有喜。喜者含入行阴,乐者含入受阴。如人涉道,渴乏无水,闻有水处,即发喜心,是名为喜。到已饮水洗浴,是名为乐。定者,善烧;亦言禅师所观法。何谓为善烧?极能烧覆盖,又言断烦恼,亦言见。何谓为见?答曰:观见法相,接取威仪,八三昧法。何以故?迦师那阿揽摩那(汉言三十八禅定)相。观迦师那阿揽摩那故,名为禅定,此是见道果。何以故?为观相故。何谓为观相?观无常故,以观故成道,以果观灭谛,是故名禅定为观相。

(701)佛于菩提树下,坐观何等?观出息入息。

() 第二禅起,念、思即灭。

(701)第二禅定有四支:清,喜,乐,一心。略说有三:喜,乐,一心。

舍者,是平等见、不偏见、不党见。恒大健舍,是第三禅。

舍有十种: 1.沙浪求舍 2.梵魔求舍 3.菩提等舍 4.毘梨求舍 5.行求舍 6.触求舍 7.观求舍 8.末闍求舍 9.智求舍 10.清净求舍。

() 第三禅中,念、思、喜已离,故得现耳。第三有二支:乐,一心。

(701)心多生想故,谓之思也。正思者,不忘,亦言识,又言,起相知者。

() (5,702)乐心、苦心,于第四禅定门中弃也。

佛语诸比丘:离欲清净已,即入第一禅,苦于此灭。苦心、乐心于何处灭无余?于修满中。于第四禅定,灭尽无余,苦乐喜悉于禅定门灭无余也。何以故?初禅定念思未离故心苦,念思灭者苦亦灭。喜者,于第四禅定门灭尽。乐到第四禅定,入乐住,舍起,不过乐也。是故苦于第四禅中灭尽无余,是谓不苦不乐。 (702)第四禅有三支:舍,识,一心。

《鼻奈》(6,875)其入慈三昧者,火不能烧,刀斫不入,饮毒不死,不为他所杀。

 

经行法:

《四分》(59,1005)经行有五事好:堪远行,能思惟,少病,消食饮,得定久住。

《五分》(20,137)听作经行处,应直作,不应曲作。听白善泥,亦听用衣及婆婆草布上。

《五分》(25,167)经行处:听作步廊,听累塼石作阶道。

《僧祇》(35,506)经行法:不得在坐禅比丘前经行,不得众僧、徒众、和上阿闍梨、长老比丘前经行。若病服酥,服吐下药,得在前经行。行时,不得背回,应面向右回。若共和上阿闍梨经行时,当随后行。回时,不得先回,应在后面向右回。不得深邃处经行,当在不深不浅处经行。

《十诵》(39,284)若经行处土热,经行时汗流,应种树。

《十诵》(51,371)经行有五利益:(勦健,有力,不病,消食,意得坚固)  (能行故,解劳故,除风故,消冷热病故,意得坚固)

《十诵》(57,422)经行法者,比丘应直经行,不迟不疾。若不能直,当画地作相,随相直行。

《皮革》(,1055)如佛所言,经行最胜。

《勒伽》(6,604)比丘经行时,有上座在前者当白,不得摇身行 不得大驶驶,不得大低头缩;摄诸根,心不外缘,当正直行。行不能直者,安绳。

《律摄》(14,605)若经行时,勿缓勿急。应畜洗足器。

《母经》(5,829)比丘经行处应敷毡,不得敷皮革。寒处得也。好贵重物不应敷经行地。

《母经》(6,837)经行处经行,不得余处。坐禅处坐禅,不得余处。行时不中生疲厌心,不中生散乱心而行。若经行处地不平者,应当平之,莫令高下。听作经行舍。(因值天大雨污湿衣)

《三千》(,915)经行有五事:当于闲处,当于户前,当于讲堂前,当于塔下,当于阁下。

 

卧起事:

《僧祇》(35,507)卧法:不听饿鬼卧(覆地)、阿修罗卧(仰向)、贪欲人卧(左胁卧)。应如师子兽王顾身卧。应右敷,头向衣架,不得以脚向和上、阿闍梨、长老比丘,不得初夜便唱虚极而卧,当正思惟自业,至中夜乃卧,以右胁着下,如师子王卧,累两脚,合口,舌柱上腭,枕右手,舒左手顺身上,不舍念慧,思惟起想。不得眠至日出。至后夜当起,正坐思惟己业。若夜恶眠,不自觉转者,无罪。若老病,若右胁有痈疮,无罪。

《十诵》(48,347)身着者,名为坐。胁着者,名为卧。从足至脐,是名为着。

《十诵》(56,417)无病昼日不应卧。夜若然烛不应卧。

若喜鼾眠,应起经行。若不能起,应屏处去,莫以是因缘恼乱余人。

比丘昼日若坐若经行,以遮恼盖法。初夜亦如是。中夜息故入房舍,四牒敷郁多罗僧,僧伽梨枕头下,方胁着床累足,明相现前,忆念起想。后夜早起,若坐若经行,遮恼盖法。

《药事》(14,63)昼中五种之人,于夜省睡:1.丈夫思妇,妇思丈夫 2.妇被夫瞋责 3.作贼之人 4.军将 5.苾刍精勤苦行时。

《勒伽》(6,600)不病不得昼日卧,不得灯中卧。若疲极者,应起去,不得恼第二人。佛听比丘昼日经行、坐,除睡盖。初夜过,四叠郁多罗僧,敷卷叠僧伽梨为枕,右胁卧,脚脚相累,不得散手脚,不得散乱心,不得散乱衣,作明相,正念起想思惟,然后眠至后夜疾疾起,经行、坐,除去睡盖。

《律摄》(12,592)眠卧法:凡卧息时,右胁着床,两足重垒,身不动摇,作光明想,安住正念,情无娆恼,衣服不乱,于睡知量,念当早起。初夜、后夜恒修善品,此是沙门眠息之法。若无病苦,昼不应卧。若眠息时,有人相恼者,应向余处。

《善见》(15,779)临欲眠时,应先念佛、法、僧、戒、天、无常,于六念中随一一念。若不如是念,是名不前念。临眠不先作念,心即散乱。

《母经》(5,829)佛房里卧法,面向佛,不得背佛卧。

《母经》(7,843)夜中露地得卧,昼日不得。欲晓时还入房中眠卧。

《三千》(,915)卧起欲出户有五事:一者起下床,不得使床有声;二者着履先当抖擞;三者正住着法衣;四者欲开户先三弹指,不得使户有声;五者户中有佛像,不得背出,当还向户而出,出不得住与人言。

《三千》(,915)卧有五事:当头首向佛;不得卧视佛;不得双申两足;不得向壁卧,亦不得伏卧;不得竖两膝更上下足,要当枕手,捡两足,累两膝。

 

乱意睡眠:

《四分》(2,579)乱意睡眠有五过失:一者恶梦,二者诸天不护,三者心不入法(心不思法),四者不思惟明相,五者于梦中失精。 (《四分》(59,1005))

《四分》(2,579)善意睡眠有五功德:不见恶梦、诸天卫护、心入于法、系意在明相、不于梦中失精。

《四分》(55,975)佛言,有五事因缘令男根起:大便急、小便急、风患、慰周陵伽虫啮、有欲心。 若阿罗汉,有欲心男根起者,无有是处。

《五分》(2,10)散乱心眠有五过失:1.恶梦 2.善神不护 3.不得明想 4.无觉法心 5.失不净。 (不散乱心眠有五德,反上)

《五分》(2,10)五因缘眠时形起:大便盛,小便盛,风盛,虫啮,欲盛。

《五分》(2,10)若未离欲恚痴,散乱心眠,必失不净。虽未能离,以系念心眠者,无有是过。

《僧祇》(5,263)身生起有五事因缘:欲心起,大行起,小行起,风患起,若非人触起。

《僧祇》(19,382)有五种人,夜多不眠:1.女人起欲想,忆男子故  2.男子起欲想,忆女人故  3.贼有盗心  4.王忧念国事故  5.精进比丘修习道业。

《十诵》(18,130)若乱念不一心眠时,有五过失:1.难睡苦 2.难觉苦 3.见恶梦 4.睡眠时善神不护 5.觉时心难入善觉观法。  (若不乱念一心睡眠,有五善事:反上)

《有部》(2,635)有五因缘,未离欲人生支得起:大小便逼,风势所持,嗢指征伽虫所啮,欲染现前。   有四因缘,离欲人生支起:大小便逼,风势所持,为虫所啮。(《律摄》(2,534))

《南传》(1,48)因五事生支勃起:欲念,大便,小便,风,毛虫喫咬。(《善见》(12,760))

《南传》(3,383)具念正知而眠者,不失不净。于诸欲离贪,甚至[]凡夫,亦不失不净。

阿罗汉失不净,无是理,亦无是处也。

失念不知而眠者,有五种过患:眠苦,觉苦,见恶梦,诸天不守护,失不净。

具念正知而眠者,有五种功德:眠乐,觉乐,不见恶梦,诸天守护,不失不净。

《勒伽》(4,584)有五因缘男根起:婬,风,大便,小便,虫螫。凡夫及未离欲,具五。离欲具四。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