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律仪学苑 →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七: 说法、读诵事、塔像、寺院事、洗浴事、寺中事、作务事、病法、粥、信施、布施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七: 说法、读诵事、塔像、寺院事、洗浴事、寺中事、作务事、病法、粥、信施、布施

     日期:2013/1/10

说法、读诵事:

《四分》(52,952)有五法摄言,得自申理,不被咎责,令彼欢喜,后无悔恨:1.善者便说,不善者不说  2.如法便说,不如法不说  3.爱言便说,不爱言不说  4.以实而说,不为虚诈  5.利益故说,不以无利。

《四分》(52,955)婆罗门出家比丘勇猛,白佛:此诸比丘众姓出家,名字亦异,破佛经义,愿世尊听我等以世间好言论修理佛经。佛言:汝等痴人,此乃是毁损,以外道言论而欲杂糅佛经。佛言:听随国俗言音所解,诵习佛经。

《五分》(26,174)听学书,但不听为好废业。听学咒,咒蜂蛇等诸毒。

不听读诵外书。为伏外道,听读外书,但不得随书生见。 (174)

听随国音读诵[佛经],但不得违失佛意。不听以佛语作外书语。

《僧祇》(16,356)九部法:修多罗,祇夜,授记,伽陀,优陀那,如是语,本生,方广,未曾有。

《僧祇》(33,497)一切听,一切制,皆在八大城:1.舍卫 2.沙祇 3.瞻婆 4.波罗奈 5.拘睒弥 6.毘舍离 7.王舍城 8.迦毘罗卫。是九部经,若忘说处者,是八大城趣举一,即名是处。

《十诵》(37,269)听作声呗。呗有五利益:(身体不疲,不忘所忆,心不疲劳,声音不坏,语言易解)  (身不疲极;不忘所忆;心不懈惓;声音不坏;诸天闻呗声,心则欢喜)

《十诵》(38,274)[不听]以外书音声诵佛经。

[不听]学诵外书文章兵法。 (274)听为破外道故,诵读外道书。

《十诵》(40,288)优波离问佛:我等不知佛在何处说修多罗、毘尼、阿毘昙?佛言:在六大城:瞻波国,舍卫国,毘舍离国,王舍城,波罗,迦维罗卫城。何以故,我多在彼住,种种变化皆在是处。

《十诵》(57,420)说法人[]法者,应一心说法,生慈悲利益心,当净洁明了,庄严语言,次第相续,辩才无尽,如是说法,随顺诸法实相,为法故说,不为利养。

《十诵》(57,421)听取佛经义,庄严言辞,次第解说。佛经本当直读诵,莫杂论议。

《有部》(9,672)经典总有三藏,一藏颂有十万。

《有部》(39,838)佛言:[诸苾刍]当于月八日、十五日、二十三日、月尽日通夜诵经。

《有部》(46,878)多闻之人有五种利益:蕴善巧,处善巧,界善巧,缘起善巧,于其所须教诫教授不求于他。  时仙道苾刍于斯五事悉皆善巧,于五趣轮回知无定相,一切诸行皆悉无常,善观察已,断诸烦恼,证阿罗汉果,观金与土平等不殊,刀割香涂了无二想,心无罣碍如手撝空,能以大智破无明,三明六通、四无碍辩悉皆具足,于三界中所有爱着、利养、恭敬,无不弃舍,证解脱乐。

《杂事》(6,232)不应愚痴少慧不分明者令学外书。自知明慧多闻强识,能摧外道者,方可学习。当作三时,每于两时读佛经,一时习外典。不应年月分作三时,可于一日分作三分。于日初分及以中后,可读佛经。待至晚时,应披外典。

《杂事》(25,328)当来之世,人多健忘,念力寡少,不知世尊于何方域城邑聚落,说何经典,制何学处。佛言,于六大城,但是如来久住大制底处,称说无犯。若忘王等名,说胜光。长者,给孤独。邬波斯迦,毘舍佉。如是应知,于余方处,随王长者而为称说。若说昔日因缘之事,当说何处?应云婆罗尼斯。王名梵授。长者名相续。邬波斯迦名长净。随时称说。若于经典不能记忆,应写纸叶读诵受持。

《破僧》(6,129)诸佛常法,先说此法,所谓布施、持戒、生天之因。复说五欲所有过患,赞叹出家独处山林,思惟观察断诸烦恼,演说广大微妙之法,开示令解。诸有听者闻说此法,欢喜清净无有疑惑,佛观知已,更复为说出世之法,所谓苦集灭道圣谛,犹如浣衣先除垢秽,既清净已,色即易染。

《南传》(3,25)世尊乃为彼等次第说示,谓:施论、戒论、生天论、诸欲过患、邪害、杂染、出离功德。世尊知彼等生起堪任心、柔软心、离障心、欢喜心,开阐诸佛本真说法,(谓:)苦、集、灭、道。譬如清净无有缁斑原布,领受正色,彼等如是亦于其座,生远尘离垢法眼,(谓:)凡有集法者,皆有此灭法。

《南传》(4,147)以长调歌音诵法者,有五过患:自贪着其音声,他人亦贪着其音声,诸居士非难,欣求音调将破坏三昧,使后人堕成见。

《南传》(4,186)不得将佛语转为雅语。 许以各自言词学习佛语。

不得学习顺世(外道)  不得教顺世(外道)

(p.187)不得学习畜生咒。     不得教畜生咒。

《婆沙》(1,503)后诸集法藏弟子以类撰之:

1.律藏:佛或时为诸弟子制戒轻重,有残无残。

2.阿毘昙藏:或时说因果相生,诸结诸使,及以业相。

3.增一:为诸天世人随时说法;是劝化人所习。

4.中阿含:为利根众生说诸深义;是学问者所习。

5.杂阿含:说种种随禅法;是坐禅人所习。

6.长阿含:破诸外道。

《婆沙》(1,504)佛言:我所知法如树上叶,我所说法如手中叶。云何言佛一切说耶?答曰:有别相一切,总相一切。今言别相一切。有言,佛能一切说,但众生不能一切尽受。佛非不能说。有言,应云一切知,直云说也,不得言一切说。

《婆沙》(1,504)佛二十年中说法,阿难不闻,何得言[如是]我闻?答曰:(1)诸天语阿难  (2)有云,佛入世俗心,令阿难知  (3)有云,从诸比丘边闻  (4)有云,阿难从佛请愿,愿佛 1.莫与我故衣 2.莫令人请我食,我为求法恭敬佛故,侍佛所须,不为衣食 3.诸比丘晨暮二时得见世尊,莫令我尔,令我欲见便见 4.有佛二十年中所说法,尽为我说。

《婆沙》(1,504)二十年中所说多,何由可说?答曰:善巧方便能于一句法中演无量法,能以无量法为一句,佛粗示其端绪,阿难尽得,以智速利,强持力故。

《婆沙》(1,504)八万法藏者: [各种说法]

1.佛为一众生始终说法,名为一藏,如是八万。

2.佛一坐说法,名为一藏,如是八万。

3.十六字为半偈,三十二字为一偈,如是八万。

4.有长短偈,三十二字为一偈,如是八万。

5.如半月说戒为一藏,如是八万。

6.佛自说六万六千偈,为一藏,如是八万。

7.佛说尘劳有八万,法药亦有八万。

《婆沙》(1,504)契经、阿毘昙不以佛在初,独律诵以佛在初? 1.以胜故  2.秘故  3.佛独制故(律则一切佛说)   (契经随处随决,律则不尔。)

《婆沙》(4,525)听法有五事利: 1.得闻未曾闻法  2.已曾闻清净坚固  3.除邪见  4.得正见  5.解甚深法。

《婆沙》(4,525)佛说种种法者,在家人未入道迹,多为说布施功德;出家人已入道迹者,多为说持戒功德。

《勒伽》(6,602)若比丘说法者,当敬众爱众,下意至诚为说,义味具足,不心意散乱,慈悲愍念,欢喜为说,不为饮食,次第为说,当敬法,为法说法,不为财利。

《律摄》(4,545)若有尊容,彩画彫毁,应可拂除,还依旧状而更图画。

佛语尊经,字有磨灭,刮其旧墨,应更书新。

《善见》(1,675)四阿鋡中一切杂经,阿难所出,唯除律藏。佛语一味,分别有二用,初中后说其味有三,三藏亦复如是:戒定慧藏。若是部党,五部经也。若一二分别有九部经,如是聚集有八万法藏。问曰:何以名为一味?世尊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涅槃时,于一中间四十五年,为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是为一味。若一解脱性,复为一味。何谓为二?法藏、毘尼藏。何以初中后说?佛初中后说,是谓为三。

何谓三藏?毘尼藏(二波罗提木叉,二十三蹇陀波利婆罗),修多罗藏,阿毘昙藏。

《善见》(1,676)长阿含:44修多罗(梵网经为初)  中阿含:252修多罗。

僧述多:7762修多罗。  鸯掘多罗,法句喻等:9557修多罗。

《善见》(1,676)

何谓毘尼义?「将好非一种,调伏身口业,知毘尼义者,说是毘尼义。」

何谓修多罗?「种种义开发,善语如秀出,经纬与涌泉,绳墨綖贯穿,是谓修多罗,甚深微妙义。」譬如散花以綖贯穿,风吹不散,修多罗者亦复如是。贯诸法相亦不分散。

(676)何谓阿毘昙?「有人意识法,赞叹断截说,长法是故说,是为阿毘昙。」昙者,法也。  (676)阿毘者,意义、识义、赞叹义、断截义、出过广义、大义、无上义。  昙者,举义、承义、护义。

藏者,器也。器者,能聚集众义也。何谓为藏?「智藏藏义味,从义学器者,我今合一说,藏义汝自知,此是藏义也。」

《善见》(1,677)有五阿含(长,中,僧育多,鸯堀多罗,屈陀伽)

聚众法最多故名为长。 不长不短故名为中。

何谓为阿含?容受聚集义名阿含。

《善见》(1,677)长阿含:44修多罗。  中阿含:152修多罗。

《母经》(4,822)随诸众生应与何音而得受悟,应为说[]之。

《母经》(5,828)不听作歌音诵经叹佛。作者有五种过: 1.于此音中自生染着 2.生人染着 3.诸天不乐 4.言音不正 5.语义不了。

《母经》(6,831)听法时,内心应立五德:未曾闻法今始得闻,已曾闻法还令通利,断我疑心,正我所见,增长净心。

闻法有九利益:1.生信心 2.因信心欢喜 3.欢喜爱乐 4.舍贪求利养,听法无疑 5.正见成就 6.断无明,智慧心生 7.断心上缠缚 8.于四圣谛中得法眼净 9.于五阴中得苦、空、无常、无我观,得此观已,内心踊跃,信心转深,不可沮坏,得离烦恼,证涅槃道,受解脱乐,以是义故,应至心听法。

若说法者持波罗提木叉,自摄身口意,善行三业,奉和尚阿闍梨,奉上座,此人当成就四念处法,于微罪中生大怖想。

(832)复次说法比丘应当筹量大众,应说何法而得受解。若应闻深法,当为说深法。应闻浅者,为说浅法。名为善说。若不益前人名为恶说。

深法者:论持戒,论定,论慧,论解脱,论解脱知见,论十二因缘,乃至论涅槃。

浅法者:论持戒,论布施,论生天。

复次说法者欲说法时,应当先观四众,若比丘、比丘尼,应为说深法。若优婆塞、优婆夷,应为说浅法。

复次说法者,应除贪心,不染心,不恶心,不愚痴心,不自轻心,不轻大众心,应慈心、喜心、利益心、堪忍心、不动心、无惑心,立如此等心,应当说法。

(832)复次说法比丘应当次第随顺说法,复应为众说厌患法、远离法,当令前人心生欢喜,求于解脱,速得涅槃。

若说法比丘,复应常念观身苦、空、无常、无我、不净,莫使有绝。当得十二念,成圣法故:1.念成就己身 2.念成就他人 3.念愿得人身 4.念生种姓家 5.念于佛法中得信心 6.念所生处不加其功而得悟法 7.念所生处诸根完具 8.念值佛世尊出现于世 9.念所生处常得说正法 10.念愿所说法常得久住 11.念愿法久住得随顺修行 12.念常得怜愍诸众生心故。 得此十二念具足,必得圣法。

《母经》(6,832)有五事因缘,为正法作留难,法不得久住,隐没不现:1.所诵经文不具足,所习学法不能究尽,所教弟子文不具足,师及弟子所说不了,义亦不尽  2.若学习者尽知三藏,文义皆具,所说明了。若不教四部众弟子者,其身灭已,法亦随灭  3.若僧中上座为众导首者,不修三业,乐营世俗生死中业,其边所习学徒众弟子,不修三业,乐营世事,如此徒众能灭正法  4.若有比丘,性戾喜瞋,不随人语,闻善闻恶,皆生瞋恚。若有国土所重知见比丘,皆舍避去,不复往返,是灭法之本  5.若有比丘,常喜斗讼,朋党相助,共诤形势利养。如此五事能速灭正法。若说法者,语言辩了,殊音亦正,所习文句及义皆悉具足,复称众情,如此说者,一切大众皆应称叹随喜。

复有五法因缘,能令正法不速隐没。(反上)

《母经》(6,833)用外道歌音说法,有五种过患:不名自持,不称听众,诸天不悦,语不正难解,语不巧故义亦难解。

《母经》(8,846)说法:佛言,我法中不贵浮华之言语,虽质朴,不失其义,令人受解为要。

 

塔像、寺院事:

《五分》(26,173)佛听诸比丘为迦叶佛起塔,是时于阎浮提地上最初起塔。

《五分》(26,173)听有四种人应起塔:如来、圣弟子、辟支佛、转轮圣王。

《僧祇》(22,403)若问四塔者,得指示是生处,是得道处,转法轮处,般泥洹处。

《有部》(34,811)佛敕诸苾刍,于寺门屋下画[五趣]生死轮。应随大小圆作轮形,处中安毂,次安五辐表五趣之相,当毂之下画捺洛迦,于其二边画傍生饿鬼,次于其上可画人天,于人趣中应作四洲:东毘提诃,南赡部洲,西瞿陀尼,北拘卢洲。于其毂处作圆白色,中画佛像,于佛像前应画三种形,初作鸽形表多贪染,次作蛇形表多瞋恚,后作猪形表多愚痴。于其辋处应作溉灌轮像,多安水罐,画作有情生死之像,生者于罐中出头,死者于罐中出足,于五趣处各像其形。周圆复画十二缘生生灭之相,所谓无明缘行乃至老死。无明支应作罗剎像,行支应作瓦轮像,识支应作猕猴像,名色支应作乘船人像,六处支应作六根像,触支应作男女相摩触像,受支应作男女受苦乐像,爱支应作女人抱男女像,取支应作丈夫持瓶取水像,有支应作大梵天像,生支应作女人诞孕像,老支应作男女衰老像,病应作男女带病像,死支应作舆死人像,忧应作男女忧慼像,悲应作男女啼哭像,苦应作男女受苦之像,恼应作男女挽难调骆驼像。于其轮上应作无常大鬼蓬发张口,长舒两臂抱生死轮,于鬼头两畔书二伽他曰:「汝当求出离,于佛教勤修,降伏生死军,如象摧草舍;于此法律中,常为不放逸,能竭烦恼海,当尽苦边际。」次于无常鬼上应作白圆坛,以表涅槃圆净之像。

《有部》(45,874)佛言:其画[]像法,先画像已,于其像下书三归依,云我从今日乃至命存,归依佛陀两足中尊,归依达摩离欲中尊,归依僧伽诸众中尊,次书五学处,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欲邪行,四不妄语,五不饮诸酒。次书十二缘生流转还灭,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从无明缘行,乃至积集而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从无明灭乃至积集俱灭,皆广书之。复于像上边书其二颂曰:「汝当求出离,于佛教勤精,降伏生死军,如象摧草舍;于此法律中,当修不放逸,能竭烦恼海,当尽苦边际。」可于广博之处悬缯幡盖,香花布列,盛设庄严,方开其像。若有问云,此是何物?应答彼言,此是世尊形像,舍转轮王位而成正觉。又问,此下字义云何?答曰:是归依三宝为出离因。次下云何?答曰:教持五戒,生人天道。次下云何?答曰:是十二缘生,明三界五趣流转还灭因果道理。若问于上二颂其义云何?答曰:斯之二颂明劝诸有情,依教修行,破生死军,勿为放逸,速趣菩提。

《杂事》(38,399)有四处,若有净信男子女人,乃至尽形常应系念,生恭敬心:佛生处,成正觉处,转法轮处,入大涅槃处。若能于此四处,或自亲礼,或遥致敬,企念虔诚,生清净信,常系心者,命终之后,必得生天。

《律摄》(1,528)凡于大师作供养者,有二种:致礼、申赞叹。

《律摄》(4,545)若有尊容彩画彫毁,应可拂除,还依旧状而更图画。

佛语尊经字有磨灭,刮其旧墨,应更书新。

《律摄》(7,569)制底法。[]   阿罗汉安四相轮;余之三果,如次减一。

《善见》(16,787)佛在世[],未有塔。

《母经》(6,838)入塔中时,不应放下气令出。塔舍中、安塔树下、大众中,皆不得令出气。师前、大德上座前,亦不得放下风出声。若腹中有病,急者应出外,莫令人生污贱心。

 

洗浴事:

《十诵》(37,270)[]有五功德:除垢,身清净,除去身中寒冷病,除风,得安隐。

《十诵》(57,422)浴室中洗得五利:除尘垢,治身皮肤令一色,破寒热,除风气,少病痛。

《勒伽》(6,603)洗浴有五种功德,如契经说。复有五种功德:除风,除冷,除热,除垢,起厌患。

 

寺中事:

《僧祇》(10,316)佛以五事利益故,五日一行诸比丘房:1.我声闻弟子不着有为事不 2.不着世俗戏论不 3.不着睡眠妨行道不 4.为看病比丘不 5.为年少比丘新出家,见如来威仪,起欢喜心。(《僧祇》(23,413))

《十诵》(28,205)有五因缘佛住精舍迎食分。何等五?一.若欲入定,二.欲为诸天说法,三.欲诸房游看,四.看病比丘,五.若未结戒欲结。

《十诵》(51,371)五事故,如来按行诸房舍:为断比丘俗语故;以床卧具不料理者,为料理故;已料理好安隐故;看病比丘故;未制戒欲制故。

五事如来知而故问:为起因缘故;为制戒故;为分别义句故;与修多罗文句相似故;为后众生令自解故。

《有部》(13,695)所有众僧房舍卧具,皆依同类而处置之;经师经师共同,律师律师共同,论师论师共同,法师法师共同,禅师禅师共同。彼得随意同住,言议无违,所修善品日夜增长。(《婆沙》(3,522)阿练若阿练若共,持律持律共,说法说法共,读修妒路读修妒路共,共以业同故,不相扰乱得安乐住。)

《杂事》(6,231)佛有五因缘,留知事人为佛取食:一者为欲简静,离诸諠闹;二者欲为诸天宣说法要;三者为欲观察病人;四者为欲观察卧具;五者为欲与诸弟子制其学处。

 

作务事:

《四分》(49,936)有五种扫地,不得大福德:不知逆风、顺风,扫地不灭迹,不除粪,不复扫帚本处。 (有五法得大福德,反上)   不应逆风扫,应顺风扫。若上座在下风,应语言,小避,我欲扫地。

《杂事》(14,266)扫地者有五胜利:自心清净;令他心净;诸天欢喜;植端正业;命终之后,当生天上。

《南传》(5,207)清扫有五种功德:令自心欢喜;令他心欢喜;诸天欢喜;积导善乐业;身坏命终而生善趣天界。  复有五:令自心欢喜.....欢喜;(佛赞叹清扫故)行师之教,后来之众生怀同()见。

《母经》(6,837)扫地法。不中众在下,不得在上风扫地。

 

病法:

《四分》(41,861)病人有五事难看: 1.所不应食而欲食  2.不肯服药  3.看病人有至心而[病人]不如实语  4.应行不行,应住不住  5.身有苦痛,不能堪忍,身少有堪能而不作,仰他作。 (病人有五事易看,反上)

复有五法难看:四事如上, 5.不能静坐止息内心。

《四分》(58,998)有三病:

1.得不得随意食,得不得随病药,得不得随意好瞻病人,病人俱死,不能从病得差。

2.得不得随意食,得不得随病药,得不得随意好瞻病人,病人不死,从病得差。

3.不得随意食,不得随病药,不得随意好瞻病人,病人死,不能从病差。若得则不死,病差。

《五分》(5,32)佛说有三种病:1.得药、不得药死 2.得药、不得药差 3.得药差,不得药死。

《五分》(20,140)病人有五事难看:不能节量食;不肯服病所宜药;不肯向看病人说病状貌;不从看病人教;不能恒观无常。

《五分》(20,140)有五事不能看病:不知病所宜药;不能得随病食;不能为病人说法示教利喜;恶厌病人屎尿涕唾;为利故看不以慈心。

《僧祇》(10,316)有四百四病:风、火、水、杂病各百一。若风病者,当用油脂治。热病者,当用酥治。水病者,当用蜜治。杂病者,当尽用上三种药治。

《僧祇》(28,455)[佛言:] 若有比丘,心怀放逸,懈怠不精进,不能执持诸根,驰骋六欲,虽近我所,为不见我,我不见彼。若有比丘,能执诸根,心不放逸,专念在道,虽去我远,即为见我,我亦见彼。所以者何?随顺如来法身故,破坏诸恶故,离贪欲故,修寂静故。

《僧祇》(28,456)如世尊说,看持戒病比丘,如看我无异。

(457)应好看,务令如法安隐,即为施命。是故看病得大功德。

《僧祇》(28,457)病人成就五法难看:不能服随病药、随病食;不从看病人语;病增损不知;苦痛不能忍苦;懈怠无慧。

《僧祇》(28,457)五法成就不能看病:多污不能出大小行器唾盂等;不能为病人索随病药、随病食;不能时时为病人随顺说法;有希望心;惜自业。

《僧祇》(28,457)病人九法成就,命虽未尽而必横死:1.知非饶益食,贪食 2.不知筹量 3.内食未消而食 4.食未消而摘吐 5.已消应出而强持 6.食不随病食 7.随病食而不筹量 8.懈怠 9.无慧。

《僧祇》(28,457)有三种病人:1.有病人得随病药、随病食,如法看病而死 2.有病人不得随病药、随病食,如法看病而活 3.有病人得随病药、随病食,得如法看病人,病必差,不得便死。

《十诵》(28,206)病人有五事难看:1.恶性不可共语 2.看病人教,不信不受 3.应病饮食、不应病饮食,不知自节量 4.不肯服药 5.不能自忍节量。

有五法病人难看:1.恶性不可共语 2.不知诸病起灭无常 3.身中起病,辛苦不乐,夺命性不能忍 4.一切喜从他索,少自能作而不作 5.五受阴中起灭,不观是色阴,是色阴习,是色阴尽,是痛阴,是想阴,是行阴,是识阴,是识阴习,是识阴尽。

《十诵》(28,206)有五法看病人不能看病:1.恶性不可共语 2.病人教不随语 3.不别知随病应食、不应食 4.不能为病人他[]边索药 5.不能忍。

复有五法,看病人不能看病:1.恶性不可共语 2.若多恶病人屎尿、瓦瓯唾壶,出入时、若弃唾时不喜 3.为财物饮食,不为法故 4.五受阴中起灭,不能观是色阴,是色阴习,是色阴尽,是痛阴,是想阴,是行阴,是识阴,是识阴习,是识阴尽 5.不能随时到病人边为说深妙法,示是道、非道,不能生其智慧。

《十诵》(28,206)有三种病人:1.有病人得不得随病食、随病药,若得不得随意看病人,不能差  2.(同上),能差  3.有病人若得随病食、随病药、随意看病人,差。若不得,死。

《十诵》(55,406)云何名看病人?若能看视疗治病人,乃至若死,若差与随病药、随病食,具足供给亲近益利,使离诸衰损,所作无阙。

《南传》(3,392)具足五分病者难看护:1.行非随() 2.(于病)不知量 3.不用药 4.有利于欲看病者,不如实告知病情:病恶者言恶,良者言良,稳定者言稳定 5.生起身受之痛苦,猛利,强硬,辣辛,不快,非可意,损命皆不能忍耐。(具足五分病者易看护:反上)

《南传》(3,392)具足五分之看护者,不适看护病人:1.不能作药 2.不知有效验或无效验 3.与无效验而不与有效验 4.为欲念看病,无慈心而厌弃除大小便、唾吐物 5.不能时时说法而教示.....令病者庆喜。  (具足五分之看病者,适看护病人:反上)

《律摄》(8,571)诸病缘不过三种:风(),热(酥与石蜜),痰(蜜及陈沙糖)。稀糖一种能除三病。

 

粥:

《四分》(13,655)食粥五()事:善除飢,除渴,消宿食,大小便调适,除风患。

《十诵》(14,100)粥有五事益身: 1.除飢  2.除渴  3.下气  4.除脐下冷  5.消宿食。

《十诵》(26,188)粥有五事利身:除飢,除渴,下气,却脐下冷,消宿食。

《十诵》(57,419)粥有五利益:除飢,除渴,下气,除脐下冷,消熟藏中生者。

《南传》(3,293)粥有十种功德:施粥者施寿,施色,施乐,施力,施辩;

饮粥者灭飢,除渴,顺气,净腹,助化。

《勒伽》(6,602)饮粥有五种功德:断飢,断渴,断风,消宿食,未熟令熟。

《鼻奈》(8,886)有病无病,常服粥有五事益于身体:除飢,不渴,无风寒病,肠胃通利,生食病熟。

 

信施、布施:

《四分》(3,585)世尊无数方便称赞知时乞求,柔软乞求,正乞求。

《四分》(40,856)[菴婆罗婆提]白佛言:毘舍离国有诸园观,此最第一,今奉世尊,在中住止,唯愿哀愍见为受之。佛告言:汝可奉佛及四方僧;何以故?若佛园园物,若房舍房舍物,若钵若衣,若座具针筒,如佛塔庙,一切世间诸天、龙、神、梵天、沙门、婆罗门、诸天及人,无有能用者。婆提言:今以上佛及四方僧,愿为受之。时佛哀愍故,为咒愿受之:

「若为作寺庙,种植诸果树,桥船以度人,旷野施水果,兼复施屋舍,

如是之人辈,日夜福增长,如法能持戒,彼人向善道。」

《四分》(50,937)[长者]白佛言:我于耆闍崛山作六十房舍,一切所须皆令具足,为福德故,为大祠故,为生善道故,今以奉上佛及四方僧,愿为慈愍纳受。时世尊即便受之,以此劝喻而劝喻之:「为障寒热故,及以诸恶兽,蚊虻诸毒虫,亦以障疾雨,

暴疾诸恶风,如是得障翳,持戒无毁缺,勤修于佛法,

为坚为乐故,禅定分别观,房舍施众僧,世尊说第一。」

《四分》(60,1010)佛告诸比丘:我今告汝,宁捉大聚火炽然扪摸呜之,烧其皮肉筋骨消尽,而不捉女人扪摸呜之。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若非沙门,自言是沙门,非净行,自言是净行,破戒行恶,都无持戒威仪,邪见,覆处作罪,内空腐烂,外现完净,食人信施,以不消信施故,堕三恶道,长夜受苦。是故应当持净戒食人信施、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一切所须,能令施主得大果报,所为出家作沙门亦得成就。宁以热戟刺脚,而不受信乐善男子善女人接足作礼。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宁以热斧自斩其身首,而不受信乐善男子善女人手扪摸身。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宁以热铁为衣,烧烂身尽,而不受着信乐善男子善女人种种好衣。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宁吞热铁丸,烧烂五藏,从下而出,而不受信乐善男子善女人饮食供养。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宁在热铁床上坐,自烧身燋烂,而不受信乐善男子善女人种种好床卧具在上。何以故?不以此因堕三恶道。宁在热铁屋中住,烧身烂尽,而不受信乐善男子善女人房舍,在中止宿。何以故?不以此因缘堕三恶道。尔时世尊说此语时,六十比丘沸血从面孔出,六十比丘舍戒休道,六十比丘得无漏心解脱,有众多比丘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五分》(2,9)宁噉烧石吞饮洋铜,不以虚妄食人信施。

《五分》(16,110)[瓶沙王]白佛言:今以此竹园奉上世尊。佛言:可以施僧,其福益多。王复白佛:愿垂纳受。佛言:但以施僧,我在僧中。王便受教,以施四方僧。

《僧祇》(4,259)宁噉灰炭,吞食粪土,利刀破腹,不以虚妄称过人法而得供养。

《僧祇》(19,384)[出家人]当少事少务,莫为世人所讥,失他善福。

《僧祇》(33,497)[佛言:]「人等百千金,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善心,恭敬礼佛塔。」

「百千车真金,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善心,华香供养塔。」

「百千阎浮提,满中真金施,不如一法施,随顺令修行。」

「百千世界中,满中真金施,不如一法施,随顺见真谛。」

《十诵》(12,87)[有一儿]闻说:饭佛及僧者生忉利天,即发是愿。

《十诵》(50,363)五种施无福:施(女人、戏具、画男女合像、酒、非法语)  (器杖、刀、毒药、恶牛、教他作)

《有部》(43,866)施食之人获五功德:寿命,色,力,安乐,词辩。

《有部》(44,870)所施物若好若恶,以深信心极生恭敬,自手应时以清净物持惠前人,如是施者得报之时,如大长者随意受用,于其舍宅奴婢车乘,饮食衣服床榻卧具,色声香味触,而心广爱,乐多受用。

《有部》(44,870)若以八万四千奇妙之物施婆罗门时,所获福德,不如有人但以饮食供养一百外道离欲五通仙人。此之福德望前福德,果报殊胜。(俱施上二),不如有人但以饮食,施一赡部树下未离欲染异生菩萨。(俱施上三),不如有人但以饮食,施一预流向者。(俱施上四),不如有人但以饮食施一预流果者。如是广说,一来向、一来果、不还向、不还果、阿罗汉向、阿罗汉果。(以上俱施),不如有人以妙园圃施四方僧。(以上俱施),不如有人于此园中造立寺宇奉施僧伽。(以上俱施),不如有人于此寺中施以床榻卧具及诸座褥被枕之类。(以上俱施),不如有人于此寺中施僧常食。(以上俱施),不如有人尽形寿归依佛陀、达磨、僧伽,受持戒行。(以上全部),不如有人于一切有情,于少时间修习慈观。(以上全部),不如有人于暂时间,了知诸行悉皆无常,悉皆灭坏,是可厌患,修出离想。  当知常于诸行修无常等观,求出离行,是要法门,速得解脱,如是应学,如是应修,勿为放逸。

《有部》(46,882)有七种有事福业,成就如是七福业者,若行住坐卧,若睡若觉,于一切时如是福业获大果利,光显无穷,福常增长,相续不绝: 1.以好园圃施四方僧  2.于此园中造立寺舍施四方僧  3.于此寺中施以种种床座被褥沙门资具  4.于此寺中常施美妙随时饮食,供养众僧  5.于新来客苾刍及将欲行者,供给供养  6.于病者处及看病人,供给供养  7.于风寒雨雪、炎热之时,便以种种随时饮食乃至粥,持至寺内供养众僧,令无辛苦,食已安住。   若有男子女人,要期结愿,相续作者,此之福量不可数知。得尔所福,获如是果,感得如是胜妙之身,但可名为是大福聚。

(883)有七无事福业,成就如是七福业者,若行住坐卧,若睡若觉,于一切时如是福业获大果利,光显无穷,福常增长,相续不绝: 1.闻有如来,若如来弟子,于某村坊依止而住,闻已欢喜,生出离心  2.闻彼如来,若如来弟子,欲来至此,闻已欢喜,生出离心  3.闻彼如来,若如来弟子,涉路而来,闻已欢喜,生出离心  4.闻彼如来,若如来弟子,至某村坊,闻已欢喜,生出离心  5.诣彼如来,若如来弟子处,欲申敬礼,见已欢喜,生出离心  6.见彼如来,若如来弟子,便即一心听受妙法,既闻法已,发大欢喜,生出离心  7.于彼如来,若如来弟子,既闻法已,归佛法僧,受持净戒。  若有男子女人,要期结愿,相续作者,此之福量不可数知。得尔所福,获如是果,感得如是胜妙之身,但可名为是大福聚。

《尼目》(2,422)于此人间有二福田:学及无学。学人差别有十八种,无学之人有九种,堪销物利。十八种有学人:四向三果,随信行,随法行,信,解,见,至家家,一间,中生,有行,无行,上流。九种无学:退法,思法,护法,住法,堪达法,不动法,不退法,慧解脱,俱解脱。

《南传》(5,206)有五种施与为非福行,而被思惟为世间之福行:1. 2.宴乐 3.女人

4.(由牧牛者)牡牛之施与 5.(造住所)粉饰之施与。

《婆沙》(5,534)所以食竟与檀越说法者: 1.为消信施故  2.为报恩故  3.为说法令欢喜,清净善根成就故  4.在家人应行财施,出家人应行法施故。

《婆沙》(7,545)波罗提木叉非世间法,是背离世俗,向泥洹门。凡房舍卧具饮食汤药,是世间法,非是离世难得之法,是故一净戒比丘,若暂受用,已毕施恩。

若作僧新房舍及以塔像,旷路作井及作桥梁,此人功德一切时生,除三因缘:1.前时事毁坏 2.此人若死 3.若起恶邪。无此三因缘者,福德常生。

《婆沙》(7,547)凡有五事,能与众生作现世福田: 1.入见谛道  2.大尽智  3.灭尽定  4.四无量  5.无诤三昧。

《勒伽》(7,609)五种不应施,于中作福想:女人,施斗牛,施酒,施画男子像,施伎乐声。

《善见》(15,778)受施用有四种法:于四种受用中,盗用最恶。

1.盗用:若比丘无戒,依僧次受施饮食。

2.负债用:若比丘受人饮食衣服,应先作念,若不先作念而受衣食,是名负债用。若有聪明智慧信心出家比丘,至受食时,口口作念;若钝根者,未食时先作一念。若钝根比丘受用衣时,应朝先作一念;利根者着作念,房舍床席卧具,一切受用信施,应先作念,若不先作念,是名负债用者。若不为障寒障热,及障惭耻而用衣,若不为饥渴疾病而受饮食汤药,亦名负债。

3.亲友用:七学人受用施物,如子受父物无异。

4.主用:真人罗汉受用施物。

复有四种受用:

1.有惭愧用:无惭愧人亲近有惭愧人,受用无罪。(后必当改恶修善)

2.无惭愧用:有惭愧人亲近无惭愧人,受用得罪。(后必当随其作恶)

3.有法用:若有惭愧人用法而得。

4.无法用:无惭愧人不用法而得,若得此物,如得毒药无异。

《鼻奈》(6,874)如来教:所得赐,半用作衣食,半用布施。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