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律仪学苑 →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八:沙门法、佛法久住、佛遗教、戒定慧三学 】

律藏会集《居士篇》之八:沙门法、佛法久住、佛遗教、戒定慧三学

     日期:2013/1/10

沙门法:

《五分》(1,2)夫在家者,恩爱所缚,不得尽寿广修梵行;出家无着,譬如虚空。

《有部》(6,656)世尊说苾刍有二种所应作事:所谓禅思、读诵。

《有部》(8,665)世尊告诸苾刍,于自他损恼、自他安乐应善观察,斯等皆是可厌离处。

《有部》(18,722)世尊作如是念,此诸释子本求解脱而为出家,于出离因悉皆弃舍,不修善品,耽着财利,我今应为说法令舍财利。世尊时时为其说法,彼诸释子不能见谛。世尊复念,何因缘故,释子出家不能见谛,皆由耽着财利、资生杂物。

《破僧》(3,113)云何名为出家人?常以善心恒修善行,身口意业悉令清净,舍离俗家,升涅槃路,故名出家人也。

《破僧》(6,127)[佛言:] 出家之人不得亲近二种邪师:一者乐着凡夫下劣俗法及耽乐婬欲处,二者自苦己身造诸过失。 并非圣者所行之法,此二邪法,出家之人当须远离。我有处中之法,习行之者,当得清净之眼及大智慧,成等正觉寂静涅槃。何为处中法?所谓八圣道。云何为八?所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破僧》(6,129)调伏寂静持净戒,常以妙法自庄严,于诸含识无害心,是谓沙门苾刍行。

《破僧》(6,129)[佛言:] 汝等苾刍,独一静处,远离喧杂,常守自心,勤修苦行。今既出家,应求梵行,度于彼岸,证自正智,得佛神通,尽于生死,梵行建立,办于所作,勿受后有,如斯修者,得无生果。

《破僧》(17,186)云何苾刍决定修行,早得成就,意得正定?[阿难陀]答言:如佛所说,受三摩地,勤苦经行,速得正定。

《杂事》(9,244)诸有智者见五利故,当乐出家: 1.我得自利不共他有  2.自知我是卑贱之人,被他驱使,既出家后,受人恭敬赞扬礼拜  3.当得安隐无上涅槃  4.从此命终当生天上  5.常为诸佛及声闻众,诸胜人类之所赞叹。

《杂事》(30,357)智人知出家者,有五胜利。云何为五?一者出家功德是我自利,不共他有,是故智者应求出家;二者自知我是卑下之人,被他驱使,既出家后,受人供养礼拜称赞,是故智者应求出家;三者从此命终当生天上,离三恶道,是故智者应求出家;四者由舍俗故,出离生死,当得安隐无上涅槃,是故智者应求出家;五者常为诸佛及声闻众,诸胜上人之所赞叹,是故智者应求出家。汝等应可观斯利益,以慇重心舍诸俗网,求大功德。

《南传》(3,13)[佛言:] 随所教而行者,不久必能于现法自证、现证,具足究竟无上梵行而住。此乃善男子离家、出家之本怀也。

《善见》(6,711)剃除须发,披袈裟衣而修梵行,得出有为家,入无为家。

有为家者,耕田种植贩货,种种事业。

无为家者,无诸事业,寂然无欲。

《三千》(,914)出家人所作业务:坐禅,诵经法,劝化众事。若具足作三业者,是应出家人法。若不行者,徒生徒死,或有受苦之因。

 

佛法久住:

《四分》(1,569)舍利弗闲静处作念,何者等正觉修梵行佛法久住?何者不久住?佛答:毘婆尸佛、式佛、拘留孙佛、迦叶佛法得久住,随叶佛、拘那含牟尼佛法不久住。不广为诸弟子说法、契经,不为人广说,不结戒亦不说戒,故诸弟子疲厌,是以法不久住。尔时彼世尊知诸弟子疲厌心故,但作如是教,是事应念,是不应念,是应思惟,是不应思惟,是应断,是应具足住。若彼佛及诸声闻灭度后,世间人种种名、种种姓、种种家出家,以是故疾灭,佛法不久住。何以故?不以经法摄故。[四久住,二不久住]

《四分》(1,569)以经法善摄故,不令佛法疾灭。

《四分》(1,569)舍利弗请佛为诸比丘结戒、说戒,使修梵行,法得久住;佛言:自知时,以比丘中未有犯有漏法者。若有犯有漏法者,然后世尊为诸比丘结戒,断彼有漏法故。比丘乃至未得利养故,未生有漏法。若得利养便生有漏法。若有漏法生,世尊乃为诸比丘结戒,欲使彼断有漏法故。

《四分》(59,1007)如来灭后,比丘不敬佛法僧及戒定,以是因缘,正法疾灭而不久住。

《四分》(59,1007)以何因缘正法疾灭而不久住?若比丘在法律中出家,不至心为人说法,亦不至心听法忆持,设复坚持,不能思惟义趣,彼不知义,不能如法修行,不能自利亦不利人。

《五分》(1,1)维卫佛、尸叶佛、随叶佛梵行不久住,拘楼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梵行久住。三佛不为弟子广说法,不结戒,不说波罗提木叉,梵行所以不得久住。[三佛梵行不久住,三佛梵行久住]

《五分》(1,2)舍利弗请佛为诸弟子广说法、结戒、说波罗提木叉。佛言:且止,我自知时,我此众中,最小者得须陀洹。诸佛如来,不以未有漏法而为弟子结戒。我此众中,1.未有恃多闻人故,不生诸漏,2.未有利养名称故,3.未有多欲人故,4.未有现神足为天人所知识故,不生诸漏。

《僧祇》(1,227)有如来不为弟子广说修多罗、祇夜、授记、伽陀、忧陀那、如是语、本生、方广、未曾有经(九部法);诸佛如来不为声闻制戒,不立说波罗提木叉法,是故如来灭度之后,法不久住。舍利弗请佛广说九部经,善为声闻制戒,立说波罗提木叉法,令教法久住,为诸天世人开甘露门。佛言:如来不以无过患因缘而为弟子制戒,立说波罗提木叉法。

《十诵》(49,358)正法灭,像法时,有五非法在世:

1.有比丘心得小止,便谓已得圣法。

2.白衣生天,或有出家者堕恶道中。

3.有人舍世间业,出家破戒。

4.有破戒者多人佐助,有持戒者无人佐助。

5.无不被骂者,乃至阿罗汉,亦被他骂。

《十诵》(50,367)七法令正法灭亡没:无信,懈怠,无惭,无愧,喜忘,无定,少智。

《十诵》(50,368)十事令正法灭亡没:非法言法,法言非法, 如是:毘尼、非毘尼,犯、非犯,轻、重,有残、无残。

《南传》(1,9)毘婆尸佛、尸弃佛、毘舍浮佛之梵行不久住。

拘楼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之梵行久住也。[三久住,三不久住]

《南传》(1,9)毘婆尸佛、尸弃佛、毘舍浮佛,疲厌而不广为声闻弟子说法,虽彼等有少数契经、祇夜经、授记经、偈经、自说经、因缘经、本生经、未曾有经、方等经,但不为弟子制立学处,不教示波罗提木叉。此等诸佛世尊,及随佛觉悟之大声闻等灭后,由种种名、种种族姓、种种血统、种种家系出家之后来诸弟子,令其梵行速灭。

《善见》(5,708)

佛法不久住:毘婆尸佛寿命八万岁,诸声闻众亦复如是,从佛在世乃至最后声闻,佛法住世百千六万岁。尸弃佛寿命七万岁,声闻弟子寿命亦尔。惟卫佛寿命六万岁,声闻寿命亦如是。二佛寿命到最后声闻,佛法住世百千四十、二十万岁,次第而数。

佛法久住:拘那卫佛寿命四万岁,拘那含牟尼佛寿命三万岁,迦叶佛寿命二万岁,释迦牟尼佛寿命百岁,诸声闻弟子寿命亦如是。

前三佛法与寿命俱灭,是故名不久住。后三佛,佛虽灭度,佛法犹在世,是名久住。

《善见》(16,786)云何令正法久住? 1.身自随法  2.能令他得法,因得法故,正心持律,因持律故,得入禅定,因禅定故,而得道果,是名令正法久住。

 

佛遗教:

《杂事》(19,293)世尊临般涅槃,告诸苾刍曰:我为汝等已广宣说毘奈耶藏,未曾略说。我今更为说其略教。汝等应可谛听善思至极作意。汝等苾刍或时有事,我从先来非遮非许,然于此事若违不清净,顺清净者,此即是净,应可行之。若违清净,顺不清净者,此是不净,即不应行。此可奉持,勿致疑惑。

《杂事》(37,389)始从今日,当依经教不依于人。

(390)四大白说,汝等苾刍应可善思,至极观察,深知是善,此实是经,此实是律,真是佛教,当善受持。是谓苾刍依于经教不依于人,如是应学。

[四大黑说,四大白说:详见附录8]

《杂事》(38,398)佛言:汝等苾刍,我涅槃后作如是念,我于今日无有大师。汝等不应起如是见。我令汝等每于半月说波罗底木叉,当知此则是汝大师,是汝依处,若我住世无有异也。

《善见》(1,675)毘尼藏者是佛法寿。毘尼藏住,佛法亦住。

《善见》(1,673)佛于俱尸那末罗王林娑罗双树间,二月十五日平旦时入无余涅槃。

(673)佛在世时语阿难:我涅槃后,所说法戒即汝大师。

《善见》(16,786)佛语阿难,若我灭度后,毘尼即是汝大师也。

下至五比丘解律在世,能令正法久住。

若中天竺佛法灭,若边地有五人受戒,满十人往中天竺,得与人具足戒,是名令正法久住。   (786)以律师持律故,佛法住世五千岁。

《母经》(4,820)如来临涅槃时,告阿难言:吾灭度后,汝等言,我等无依;莫作此说。吾所制波罗提木叉,即是汝依,即是汝师。是故阿难,吾去世后,当依波罗提木叉而行行法,应当各各谦卑行之。汝等应当除去憍慢,安心净法。若人见十二因缘,是为见法,亦得见我。如来临涅槃时,欲为利益众生故,说是四广,以是义故,名为广说。

 

戒定慧三学:

《四分》(58,997)尔时佛告诸比丘有三学:增戒学、增心学、增慧学。何等增戒学?

[1.] 若比丘尊重于戒,以戒为主,不重于定,不以定为主,不重于慧,不以慧为主,彼于此戒,若犯轻者忏悔;若是重戒,便应坚持善住于戒,应亲近行,不毁阙行,不染污行,常如是修习。彼断下五使,于上涅槃,不复还此。[三果]

[2.] 若比丘重于戒,以戒为主,重于定,以定为主,不重于慧,不以慧为主,如上。

[3.] 若比丘重于戒,以戒为主,重于定,以定为主,重于慧,以慧为主,彼漏尽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于现在前,自知得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复还此。

满足行者,具满成就;不满足行者,得不满足成就。我说此戒,无有唐捐。佛说如是,诸比丘闻,欢喜信乐受持。

复有三学:增戒、增心、增慧学。何等增戒学?

[1.] 若有比丘具满戒行,少行定行,少行慧行,彼断下五使,便于上涅槃,不复还此。若不能至如是处,能薄三结:贪欲、瞋恚、愚痴,得斯陀含,来生世间便尽苦际。若不能至如是处,能断三结得须陀洹,不堕恶趣,决定取道,七生天上,七生人中,便尽苦际。(p.997)

[2.] 若比丘具满戒行,具满定行,少行慧行,亦如上。

[3.] 若比丘具满戒行,具满定行,具满慧行,亦如上。

复有三学:增戒学、增心学、增慧学。

[1.] 何等增戒学?若比丘具足持波罗提木叉戒,成就威仪,畏慎轻戒,重若金刚,等学诸戒,是为增戒学。  [2.] 何等增心学?若比丘能舍欲恶,乃至得入第四禅是为增心学。  [3.] 何等增慧学?若比丘如实知苦谛,知集尽道,是为增慧学。

复有三学:增戒、增心、增慧学。增戒、增心如上。增慧学者,若比丘知内有贪欲如实知之,内无贪欲如实知之,若未生贪欲如实知之,若未生贪欲后生如实知之,若已生贪欲能断如实知之,若未生贪欲不令生如实知之。瞋恚、睡眠、调悔、疑亦如是。彼比丘作是念,我于眼色有贪欲瞋恚如实知之,无贪欲瞋恚如实知之,于眼色未生贪欲瞋恚不生如实知之,如于眼色未生贪欲瞋恚而生如实知之,如于眼色已生贪欲瞋恚断灭如实知之,如于眼色已断贪欲瞋恚后不复生如实知之。耳鼻舌身意亦如是。复次比丘,内有念觉意如实知之,内无念觉意如实知之,如未生念觉意不生如实知之,如未生念觉意而生如实知之,如已生念觉意修习满足如实知之。如是法觉意、精进觉意、猗觉意、定觉意、喜觉意、护觉意亦如是。

《五分》(20,135)佛到屈荼聚落告诸比丘,有四法我及汝未得时,于生死中轮转无际。何谓为四?所谓圣戒、圣定、圣慧、圣解脱。今既得之,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

《婆沙》(2,514)学者,三学(摄一切学):学戒增、学心增、学慧增。

学戒增: a.五篇戒,防身口恶,净修身口,无法不尽;

b.学律藏;

c.学五篇戒;

d.灭恶律仪戒,及一切威仪,五篇戒清净;

e.正语、正业、正命。

学心增: a.息于心垢,无法不周;

b.学契经;

c.得初禅至四禅;

d.以戒清净故,得心清净;

e.正定。

学慧增: a.明见法相,根本除恶;

b.学阿毘昙;

c.明见四谛;

d.更思寻深理,增长善法;

e.正见、正志、正方便、正念。

《婆沙》(2,514)五篇戒,名学戒增。得禅戒,名学心增。得无漏戒,名学慧增。

复有三学:学威仪增(一切威仪戒),学毘尼增(灭一切恶法),学波罗提木叉增(五篇戒)

《善见》(7,719)五戒、十戒是学。若佛出世,若不出世,于世间中,此戒常有。佛出世时,佛声闻教授余人。若未出世时,辟支佛、业道沙门、婆罗门、转轮圣王、诸大菩萨教授余人。身自智慧教授沙门婆罗门。若其能学此功德者,死得生天,或生人间,受诸欢乐,是名学。

《善见》(7,719)上学:一切世间学,波罗提木叉为最。如来出世便有此法。佛以无等学而制。又言,若入此,同入道果,是名上学。

上心:心者,六欲有八功德心。世间有八心三昧,是名上心。过一切世间心,唯佛出世乃有此心,是名上心。此是道果心。

上慧:慧者,有因有果,业为因,报为果,以慧而知,是名慧。佛出世、不出世,便有此法。佛声闻教授余人。若不出世时,业道沙门、婆罗门、转轮圣王、诸大菩萨亦教授余人。转轮三相者,苦、空、无我,是名上慧。上学、上心,此二法者,智慧最胜,是名上慧。上慧者,唯佛出世乃有此法。道果慧亦名上慧。

 

身口意业:

《四分》(11,635)佛语诸比丘,凡人欲有所说,当说善语,不应说恶语,善语者善,恶语者自热恼。是故诸比丘,畜生得人毁呰,犹自惭愧,不堪进力,况复于人得他毁辱能不有惭愧耶?

《四分》(60,1012)尔时世尊在不尸城林中,告诸比丘言:若比丘所在之处,莫斗诤共相骂詈,口出刀剑,互求长短,忆之不乐,况能住彼。汝等决定应知三法疾灭,应知三法增长。何等三?念出离,念无瞋恚,念无嫉妒,此三事疾断灭。何等三法遂增长?贪欲念,瞋恚念,嫉妒念,此三法增长。

《僧祇》(4,257)如世尊说,比丘若贼怨家,若以锯刀割截身体;尔时不应起恶心,口不应恶语加人,当起慈心、饶益心、忍辱心。

《药事》(7,32)恶众者,谓欲、瞋、痴、怖畏、惑等,相随计缚。

善众者,谓不随顺诸欲、瞋、痴、怖等。

《杂事》(35,380)[佛言:] 汝于自身下苦种子,臭粪流出,蝇虫不食,无有是处。

何者名为苦恶种子?苦种子者,谓是三种罪恶、不善邪思量法。云何为三?谓恶欲寻思、瞋恚寻思、杀害寻思。

何谓臭粪流出,蝇虫皆食?臭粪流出者,臭粪谓是五欲色声香味触;流出者,谓欲缠心,以其六根追求六境,流动不住;蝇虫者,谓诸世间于六触处无心制止,起贪瞋等,忧悲苦恼,作罪恶业。

《婆沙》(3,523)夫人生世间,斧在口中生。 (《十诵》(4,23)夫人处世间)

《婆沙》(4,525)经中说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而云展转相教,不相违耶?答曰:佛因时制教,言乖趣合,不相违背也。

   但自观身行                                        应展转相教

1. 以前人心有爱憎,发言有损              若为慈心有利益者

2. 若钝根无智,言说无利                      若聪智利根,发言有益

3. 若少闻少见,出言无补                      若广闻博见,有所弘益

4. 若为利养名闻,有所言说                  若为利安众生,阐扬佛法

5. 为现法乐                                              若欲以法化益众生,使天下同己

6. 为新出家,爱恋父母兄弟妻子          若久染佛法,力能兼人

《善见》(2,684)佛语诸比丘,先筹量心,然后作业。一切作业皆由心也。

《善见》(4,695)因乐受故,忆念四法:慈悲喜舍心。忆已具足,得生梵天。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