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 → 思想沿革 → 【 太虚大师:菩萨行与大乘胜解 】

太虚大师:菩萨行与大乘胜解

     日期:2013/5/6

   今天开会追悼常惺法师。有几句话,是应该特别提出来说一说的:‘六度齐修,智悲兼大,求之古德仿佛圭峰密’!常惺法师平生的学问,虽所涉甚多,然其得力处,应该是在于华严宗;所以他对于华严宗教理的阐发以及实行,颇与圭峰密相近。华严宗自帝心创立之后,传至圭峰五祖,即没有再继续的六祖,这因为无人能为继承者的缘故。常惺法师堪作继承者,惜乎盛年早逝!这是良可叹悼的!

  综观常惺法师的一生 菩萨行的表现很为充分。试看他力事提倡僧教育与为一般人讲学,及民国十六年领导数十僧侣作伤兵之救护等,这些、都是“六度齐修”及“悲智兼大”的实际表现。所以依他的行业讲,可以谓之菩萨行者。唐裴休之赞圭峰密,亦在于此。

  

 所谓菩萨行,正是自利利他以成佛的行;必要如此学菩萨行,方可以成佛。普泛的说,一般学佛者,虽只修人天福报,亦可谓之学佛;只受三皈,行五戒、十善,修四禅、四空定,不具出世行愿智慧,则仍是人天的行果。若较此进一步,修出世行,而不发心利人,只求自了,可谓之声闻行或缘觉行。所以纯正的学佛,应该是学菩萨。而声闻、缘觉行与菩萨行二者之分别,在于能否具备大悲愿为断。能真正具大悲愿,自然是菩萨行;虽解得四大皆空,五蕴无我,若没有大悲愿,则仍同二乘小果。

要是真学菩萨,应该大慈大悲,视众生之苦乐同己苦乐,发大悲普救心而上求无上菩提佛果,乃真可成佛。然圆满无上佛果,要由实发大悲心后,积极的长劫修行,待无量福德智慧都满足后,是名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必如此,乃真能实现其利济众生之大悲事业。

 所以真正之学佛,应该在菩萨行上学起。我觉得常惺法师是一个真学菩萨行者,故我们今日追悼常惺法师,对这一点应当特别留意。

 

 菩萨,大略是大智大悲之义。梵语菩提萨埵,华译觉有情者。分析言之,菩提即为上求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萨埵乃是下度的无量有情;以此上求下度而成能自利利他的菩萨。究其特点,在发生甚深的大悲心;而大悲之发生,又由通达诸法实相,即由空去我法二执之大乘胜解相应所起。大悲菩提心,从大乘胜解相应乃起,故菩萨行亦应从此处学起。所以,真正的发大智大悲菩萨心者,必须于了义大乘得其胜解,方能真正发起大悲菩提心。

  

    何为大乘胜解之扼要处?大乘佛法的宗要,在于说明因缘所生法,一切自性空,一切唯识有。先说因缘所生法一切自性空义,此在龙树菩萨中论有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此偈直说从因缘所生起的有为诸法,乃至所谓非生非灭的无为法,其观念名相亦皆为因缘所生法。如是因缘所生法,龙树菩萨说:法即是空──宗,因缘生故──因。后有继承此宗的佛护菩萨曾说:‘诸法因缘生,诸法自性空;诸法自性空,诸法因缘生’。如此反复言之者,以诸法仗因托缘而生,离去因缘别无自体性,故曰诸法自性空,以无法之自体故;反之,此亦正是要以自性空故说明诸法因缘生。假如诸法有固定实体,则不必从因缘生,不必要因缘了。总之、这反复推阐的因缘空空因缘真理,正明无作无受,因果不亡。若未澈了此理,则必误解为佛法谈空,是拨无一切因果的谬论了。

    殊不知佛法的空义正是明因缘生法的,所以龙树菩萨又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这样的谈空,著重在显示万法因缘生。假使不是空的,则众生固定为众生,佛固定为佛,世间一切皆定实,善的永久为善,恶的永久为恶,则便是死的世界了,这还有什么佛度众生,众生成佛呢?这样佛法及世间法皆不得成就了。所以佛法之谈空,是依空义彻显因缘所生世出世间的因果法无不可成,使宇宙万有变成活泼泼的宇宙万有;有佛可成,有众生可度,令一切苦恼的人类皆有向上增进的希望。

  

    空的定义,是当体即空;以因缘生法皆无固定之物体故。虽然仍有森罗万象,宇宙世界俨然的存在,但此诸法皆是依时间空间等种种因缘合成而有的,要有此因缘和合方成森罗万象中的某一法某一物。譬如人,要色受想行识的五蕴诸法,要有父有母此时此空等因缘聚合而后可假名之曰人;一切法之假以成立其名相,亦皆如此;究其实体即不可得,故曰当体即空。此即空中因缘和合而有的任何一法,此法皆从因缘生起,辗转幻起万有万法。虽所安之名字各别不同,但其正当和合成立时,则恰如有人执镜艾就太阳取火一样,因人之执艾与镜及正对太阳等众缘会合,方能取得假名之火;若无太阳,虽有人持镜艾即不能出火;单有太阳而无镜艾与人,亦无可取火;所以此火固非定物。因缘所生的万法无不如此,故一切法皆是假名安立也。

  复次、此万有的假名法,以其自性本空故,随安一名皆得;所谓空假不二,即假即空故。或全空无假,或全假无空,则又非空非假,如是空假双亡或空假双照,即为中道。这是空宗佛法的大意。

  

 次说大乘唯识义。大乘唯识的宗旨,今亦作一偈来说:“因缘所生法,一切依识有;所执自性空,即是圆成实”。在般若宗说因缘所生法,先明即是空的胜义谛,然后明假明空空假不二之中;在唯识宗则就因缘所生法先明其皆依识而有的依他起,然后明所执空以显中道圆成实。这其中的差别原因,是因为当时的佛教环境不同:龙树为对破一切有部而建立大乘根本义,故从空义发挥;无著、世亲继承龙树空义,为对误执空义而拨无世出世间一切因果,失了向上的希望心,成为慵懒的惰性,甚至不畏恶业恶报,结果破坏了因缘生法的因果,这是佛教的危机,所以无著、世亲力说因缘所生法一切皆依识而有。破恶取空,侧重在因果相续的义上阐明。

  因果相续的说法,是将世出世间一切因缘所生法,析为色法、心法及心所法等。此诸法各有其因以引生其果,辗转熏起相续不断,所以有依他起性,遍计执性,圆成实性的三性安立。大致说来,依他起性的色心诸法,正是因缘所生法。遍计执性的法,则只是实无而执有的假名;如有人执龟有毛,兔有角,或认绳为蛇等等,而实际龟既无毛,兔亦无角,绳子更非是蛇,故遍计所执但名无实。至于依他起性法,则须藉因缘完备而有,如盆花要有种子及水、土、日光以生起等,异于空花兔角。此中所谓的因缘,亦非泛指,应限于切要的胜缘与特有的亲因。依这种因果理法所讲,假如具有净胜的要缘特因,则便一定能趣得其应得之善果,令人可生起向上希愿。色心诸法各各作因的种子及各别成果的现行,又皆熏习依持在第八识心中,所谓赖耶受熏持种者是。种子起现行,现行熏种子等等,皆依识有。但应该注意的,这所谓“有”,要分二种:一、因缘生法有,二、分别假名有。种子变现行,或现行熏种子,兼因缘生法有;反之、龟毛兔角及绳蛇、空花等,只是分别假名有。但说二谛的,混称假名俗谛,未辨于因缘有。

 复次、应注意者,即无漏的清净法,亦从因缘生而有,故发大乘心,行六度万行的大乘菩萨,历三大阿僧祇劫修积福德智慧,以成其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无上圣果,亦无不依识转变而有。即此所析明的世出世间因果理法上,若能把向来遍计所执的自性遣空时,即显圆成实性。

 

  关于空有二宗的教义,空宗谈空,太偏重于缘,而忽略了因的重要;有宗有鉴及此,因而即偏重于说明亲因以为之补充,复就因缘生法以明其依识而有。然印度后期的唯识论师,有太偏于有的倾向,故有后期的空论师起而难破。要之、空有二宗之相偏,适为相成,所谓空有二门,会归一实,此即今天所欲说明的大乘要义了!也即是追念随学常惺法师菩萨行所应生起的大乘胜解。(大慧记)(见海刊第二十卷等六期)

 

 

来源:太虚大师全集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