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青年佛教研修院 → 佛史学苑 → 【 印顺导师:从复兴佛教谈研究佛学 】

印顺导师:从复兴佛教谈研究佛学

     日期:2013/5/20

  研究佛学的目的,可以有各方面的不同,现在单从复兴佛教的观点来谈研究佛学。我国佛教由宋以后,就渐渐衰落了,明太祖虽洞悉僧人的种种病象,而加以整顿,可是因没有把握到根本,结果也没有真能复兴。清初历代君主,皆信仰佛教,保护佛教,但是佛教仍旧衰落下去。到清末民初,真是一蹶不振,莫此为甚了!

  佛教的兴盛,并不能单靠国家的保护与整顿,主要的问题,在乎佛教本身,有否坚强的信仰与思想。隋唐在佛教史上称为黄金时代,原因就在各宗学者,有求真的真诚;佛教的思想界,可说全盘是活泼泼地。后因种种原因,禅宗独盛,偏重行持,忽略了教理的研究,以致佛教的思想界,一天天贫乏,凝固,而佛教也就一天衰颓一天了!

  虚大师看到这点,知道要复兴佛教,必须从阐扬真理始,欲阐扬真理,应先造就僧材,于是有佛学院的设立。一面发挥固有的家珍,一面吸收外来(藏文系,巴利文系)新的思想,资助自己,充实自己,希望发展佛教文化为人生的指针,造福人类。虽然造就出来的人材有限,而且也没有如大师的理想,但这是因为中国佛教的衰落过久,积习太深,不能在短时间内成功。

  现在僧青年,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对于祖教,缺乏深切的信心,这实在是复兴佛教过程中的严重问题。我以为复兴要有动力,动力从信念中来,信念的基础在思想。依佛法说:佛教徒对于佛法,要有正确坚固的认识──「胜解」。胜解是信仰的前因,胜解后的信仰,才是真诚的信仰,理智的信仰,不是迷信。有信仰就有「欲」与「精进」,信得切,自然行得真,自然会要求信仰的实现而努力去实行。中山先生也曾说:「有思想而后有信仰,有信仰而后有力量」,这实是非常确切的。力量,是由于个人及群众的努力(精进)去实现;精进的起因,基于信仰的真切;真切的信仰,是因为有真切认识。可是在佛教的现阶段,有些人,信心还强,但都是透不过理智的信仰,或没通过理智的信仰,一种传统的愚妄的自信,只能抱残守缺而已。有些人,满腔热情,想复兴佛教,但大都是不堪现实的打击而引起的冲动,缺乏佛法本质上的理解与信仰。他们重视利济人类的实行;过激者,甚至轻视佛法的修学与深造。缺乏自信,结果常常是与佛教无缘,自家的脚跟却动摇了。

  我们要复兴佛教,非研究佛法不可,必须要将佛教的思想加以研究发挥,奠定我们的信仰,造成复兴佛教的动力。……再说日本佛教复兴,虽因为他们从事社会活动,但他们研究佛法,也大有成就。西藏的佛教徒,虽还是保守的;但他们能维持宗风,确乎亏了宗喀巴的改革──重教学,重戒律。他们常开辩论会,佛教中心力量──活佛、格西们,大抵能贯通几大部经论。佛教的复兴决不是偶然的,决非单靠外力而能成功。

  我希望自己,希望多数的同人,要从佛法的研究中,确立一个坚强的信念:佛教是确能利己利人的,唯有佛教,才是伟大的而究竟彻底的宗教。说到这里,顺便说一个故事:「从前楚国有一个卞和,他献一块璞玉给楚王,说里面有宝玉。当时察看的人,都说没有,说他欺骗,结果,楚王割掉他一只脚。后来,第二次又来献,结果,又被割掉一只脚。第三次仍然来献,终于被人承认,琢磨出一块高贵的宝玉来了」。卞和是怎样的不惜牺牲,怎样的自信!因为他真切的认识里面有无价的宝玉,不能让他埋没呀!我说这个故事,比喻吾人学佛,如对佛法,确实能认识他是人类文化中最可贵者;欲救全人类的痛苦,舍此无由。那他必能由坚强的信念而发生力量。我们要宣传佛法,复兴佛教,纵或一时不能得到他人的同情,被人骂为顽固,腐化……但我们仍旧是要宣传佛法,为佛法复兴而努力。今天在此处行不通,再到明天与别处,再不行,还有后天与别处。纵然人类都不信佛法,都把我轻视,我还是不退失我的信仰。世尊在世时,富楼罗尊者要到印度边地去行化,佛说:「那边不能去,人民野蛮哩」。尊者说:「因为他们野蛮,所以我要去感化他们」。佛说:「假使他们骂你怎么样」?尊者说:「还好!他们还没有打我」。佛说:「他们打你又怎么样」?尊者说:「还好,他们还没有伤我」。……富楼罗尊者愿意去,勇敢地去,原因就是认识得真,信仰得切。如我们能深切研究佛法,确见佛法的伟大,引发这样恳切的信心,佛法焉有不复兴的?大家来此研究,应认识责任的重大,努力吧!──三十五年十月在世苑图书馆讲── (广净记)

来源:花雨集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