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报劬禅院 → 护法宣教 → 【 中国大陆2016年「批印事件」之反思 】

中国大陆2016年「批印事件」之反思

     日期:2017/2/20
侯坤宏(原国史馆纂修)

2016年10月29~30日,由佛教义学研究会主办,华东师范大学宗教研究中心、杭州佛学院、无锡惠山寺协办,无锡惠山寺承办的「印顺法师佛学思想:反思与探讨」大会「隆重」举行,对印顺法师展开批判,此事颇不寻常。会议结束后,引起学界、教界广泛关注,一时「尊印」与「批印」者,在网络上相继发文,迭相交峰,此一「反思『印顺长老大乘非佛说(是佛说)事件』论争」且成为「2016年中国佛教十大要闻」之一。

这次「批印事件」,有称为「大乘非佛说事件」,亦有称「反思印顺长老大乘非佛说事件」,或「无锡论坛事件」、「反大陆人间佛教会议」事件,因主导此次会议的周贵华,在其发表的〈释印顺佛教研究和佛学思想略观──从反思的角度看〉一文,指印顺法师是「大乘佛教的失道者」、「佛陀圣教的坏道者」、「狮子虫」,所以也有人称此次会议是「白衣辱僧事件」、「无锡辱僧事件」,周贵华则自谓是「无锡反思护教会议」。

此事件在部分网络(微众网、微信)上闹的沸沸扬扬,其中不少参与论战者,是以化名(或佚名)方式刊出,也使这次事件蒙上一些隐讳性。面对这起「看似突发」的事件,我们应当如何看待呢?

近几年来,笔者常应邀到中国大陆参加学术会议,在学术会议上或私下互动过程中,即曾多次听到不少学者(或僧人),对印顺法师持严厉批评态度,在我看来,属于「无的放矢」、「任意误读误解」者居多;由于彼等「姿态之高」、「气势之盛」,并非只是单一个案,不禁让人感到,印顺法师在大陆会有些知音,但对其批评中国佛教部分,让某些「宗派徒裔」不满反弹者亦当不免,这次批印事件可视为是不满者的一次「大爆发」。对于这起批印事件,因其中涉及诸多层面,实有待进一步之厘清与澄清。对「批印」派及彼等论点之分析。

依「印顺法师佛学思想:反思与批判」会议论文集,发表论文有32篇。部分篇章主要论点,此不赘述(将于第十五届印顺学研讨会论文中再行摘述),笔者阅读论战双方文稿,略可归纳出如下特点:

一、「批印」成员来自许多不同的地方(单位):
其中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周贵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张昌盛、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博士候选人李光起;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冯焕珍、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张少科;杭州佛学院释存德;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徐献军;四川大学宗教所副教授哈磊;西南民族大学学报编辑部研究员尹邦志等。值得留意的是,其中还包括教内僧人,如陕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宝鸡金顶寺住持释明舒、青海北海禅寺住持释明贤等人。且此次「批印」事件涉及与印顺法师研究有关之:佛教研究方法论、人间佛教、大乘是佛说论、《阿含》、大乘三系、判教官、唯识学、中观学、净土思想、密教等方面议题。亦可知,此次「批印」计划属于「集体运作」的呈现,非如过去「批印」者之单兵行动。

二、透过对「大乘非佛说」及对「人间佛教」的「另一种」理解方式来批判「印顺思想」:
周贵华在〈在信仰与学术之间——对释印顺佛教思想的再反思〉一文中说:「印顺法师在现代被公认为佛教学术大师、重要思想家与高僧,但其思想在信仰、学术间表观的统一后面,存在内在紧张,这种矛盾性集中反映在其代表性思想即温和版的『大乘非佛说』以及『人间佛教』说中。可以这么认为,在佛教本位意义上,印顺法师的佛教思想是中国大乘佛教中最大的一次自我否定与自我重建,但其意义是负面居多。」「批印」成员释明舒认为:「释印顺通过对『佛说』、『非佛说』的概念偷换,提出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但大乘是『佛说』。」「释印顺认为即便是佛亲说,也不一定就正确,也需要有所扬弃。所以是不是佛法,不能由佛说或不说来断定。」另一成员炎军说:「印顺法师站在实证主义的立场上,采取历史考证的方法,对全体佛教、特别是佛教史进行了系统研究,并由此得出大乘佛经非佛亲说,而是在佛涅盘后,后世弟子对佛陀追思、怀念和敬仰的产物。即所谓『温和的大乘非佛说』。……作为一个佛教徒,特别是作为一个大乘佛教徒,我们『应当』也『必须』认为大乘就是佛说。或许印顺法师也非常『希望』大乘佛经就是佛说的,只是他在前一个问题上的错误判断,导致他已经认为『大乘非佛说』是一个即成的事实。」

三、以周贵华所提「完整佛教观」作为批判「印顺思想」的准则:
据完整佛教研究会研究员何琳说:「我们当今迫切的任务,就是要以完整佛教观大力发展义学研究,对于相似佛教,不仅需要伦理性批判,更需要的是反思澄清立场、检讨原则,还要在方法上探究如何使信仰落地。冲出印顺佛学思想体系的怪圈,回到佛陀的本怀,固大乘之本,重新把根基安顿在佛教的完整观上,这是拯救佛教义学的唯一出路。」「完整佛教」为周贵华所创,有人称此「完整佛教」是一种新兴宗教,教主是周贵华。周贵华响应说,「完整佛教」不是什么新兴宗教,而是一种观念,用于指佛陀圣教,谓佛陀出世为普度众生所说的大乘、小乘、人天乘教构成一乘整体,而称完整佛教;这样一种立场,称「完整佛教观」。
在此之前,周贵华撰有「令人耳目一新的佛教巨著」──《完整佛教思想导论》一书,「讲述完整佛教思想倡扬一种健全的佛教观,即完整佛教观,以对治古今佛教中的虚化、偏化、矮化、俗化、异化的弊端;开显佛陀圣教作为完整佛教的本来面目,回到佛陀的完整本怀;《完整佛教思想导论》引导修学者将皈依、发心、闻思修建立在正确的方向与道路上。」周贵华的「创见」源自太虚大师,太虚大师〈再议《印度之佛教》〉一文,曾提到「完型佛教」一词,周贵华据之并加以「发挥改造」,成「完整佛教」,并依之展开作为「批印」工具。

四、闽南佛学院在此次「批印事件」中的尴尬角色:
闽南佛学院(简称「闽院」)是太虚一系创办的三个主要佛学院之一(另为武昌佛学院与汉藏教理院),印顺法师早年曾在此任教,圆寂后其舍利于2011年6月12日由台湾回奉于此,印顺法师著作有多本被闽院列为教材。据圆智法师说,周贵华是闽院研究生导师,在周完整佛教思想影响下,许多学僧出现如「愚子」如下之矛盾:「在学院,学子都会面临作文或论文,然而,学子们心照不宣,明白在引用印顺法师的文章时多有禁忌,很多印顺法师的文句引用后会产生严重后果。不少闽院法师在教学上对印顺法师的思想多有回避。问题来了:被誉为『玄奘以来第一人』,闽院引以为傲的印顺法师,为何在闽院的教学中出现如此多禁忌?」智祥法师也说:「倘若印老的思想果真无可指摘,闽南佛学院何必对印老的有些言论讳莫如深?倘若印老的思想果真无可指摘,广大追随者则又何惧于今日义理的辨析呢?」

又,在「批印」事件论辩过程中,有位从闽南佛学院离职的圆智法师,集合200多位原闽院非在读学生(毕业或肄业等)名单,要求闽院对周贵华的不当行为做出纠正。行愿法师于2016年11月17日发表〈致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纪委办公室的公开信〉,「恳请贵院领导对周贵华教授辱骂佛门僧人的事件与与调查并责令其本人道歉」。由于此次事件与闽院多所关联,故有说闽院是这次事件的「重灾区」。

五、关于「批印事件」的深层意涵:
曾参与此次无锡会议的林建德,他于会后撰有〈三种佛学探究立场〉、〈印顺思想「台独化」〉二文。据其观察,这次无锡论坛是由「佛教义学会」发起,佛教义学主张「佛教本位」研究方式,有别于学界之「学术本位」。「佛教本位」也可说是「信仰本位」(或是「信徒本位」),是「学术本位」另一极端。所以当我们检阅「批印」文章,可以发现彼等撰文,是在预先设定结论后,再找相关数据来论证,这种撰文方式,在方法论上不仅欠妥,心态上也颇可议。这是佛学研究方法上的重大缺失。

又,在此波「批印」风潮文稿中,认为印顺思想是西方思潮大举东进下的产物,属于「台湾新型佛教」,旨在「亲西方化」、「去中国化」,背离「中国化」大乘佛教传统特色,迎合台湾本土独立意识;部份大陆学者一昧迎合「人间佛教」风潮,乃是基于个人学术利益,无视传统文化根基,罔顾儒释道三家融会共进史实,忘失汉传佛教主体文化,将助长「台独歪风」。这又将它与两岸统独议题挂勾,强调大中国意识,这已不全属学术范畴矣。

此次「批印大会」的真正含意

一、这是一场经过精心设计的「批印大会」:
在其中,有人主导,有人唱和;于「打击印顺」过程中,有人主攻,有人助攻;比起之前现代禅、释如石等之「零星散弹式」的「批印」,这次是以「组织集团式」的、全面性展开一大波的攻势。这次「批印大会」,从召开到结束,一直倍受质疑。会议中的「批印」文章,有一共通点,即对过去学界研究成果完全加以忽视,此为学术研究之大忌;而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有许多文章在展开攻击印顺时,总让人觉得「理不直气很壮」,负面情绪性的语言不少,这与一般所理解的学术研究大为不同,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这是一场假藉学术研讨会名义而召开的「批印」斗争会,其学术性值得存疑。

二、其实印顺法师从来就不缺少批评者:
2016年无锡会议召开前,印顺法师就有不少批评者(甚或是「敌视者」)。如:
1、温金柯撰有《生命方向之省思》、《继承与批判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前书中有三篇文章批评印顺,认为印顺思想与涅盘解脱之间有难以跨越的隔阂,印顺之「人间佛教的人菩萨行」浅化了大乘菩萨道。后书中评破核心在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比较重视利他精神,而较不重视修证」。
2、刘绍桢:〈大乘三系说与净土三系说之研究〉,否定印顺大乘三系说与净土三系说的正确性。
3、如石:〈台湾教界学术研究、阿含学风与人间佛教走向之综合省思〉,认为印顺的人间佛教是「俗化的现代台湾佛教」,是「舍本逐末」、「方便趋下流」;另〈大乘起源与开展之心理动力〉一文,评破印顺之「佛灭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是大乘起源与开展的原动力」的说法,并认为印顺的某些研究「浅化、窄化甚至曲解了印、藏、汉大乘佛法的深广意涵」。
4、恒毓〈印顺法师的悲哀──以现代禅的质疑为线索〉,谓印顺思想「充满了错误的内容」。
这次「批印」斗争会的场景主要是在中国大陆,其后续影响会是如何,值得吾人持续关注。

三、「印顺思想」与中国大陆未来如何发展问题:
印顺法师著作全集在中国大陆未出版前,已有数本零星出版者,全集能够出版,对印顺思想在中国大陆传播,提供了重要的契机。据负责落实此项目且全程参与全集出版工作的陈平表示,由于海峡两岸对于印顺思想的认知存在着巨大落差,所以在接受程度上,自会有明显差异,这与两岸佛教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关,也与两岸佛教文化素质的差异有关。陈平的观察十分正确。依此言之,周贵华等人之「批印」,就是对印顺思想理解的一种反差,如何让所有阅读印顺法师著作的人,正确掌握各书中的真正内涵,是一极为严肃的课题,因这与中国大陆佛教未来如何发展问题息息相关。

四、对周贵华等人「批印」之检讨:
据笔者理解,周贵华等人的「批印」策略是:利用「太虚大师」的看法,来攻击「印顺法师」,并肯定「赵朴初的人间佛教」(因周是处在中国大陆佛教环境下)。中观法师在〈关于近期以周贵华为首的「义学会」,在肆意伤害印顺导师思想之事的一些回复总结〉表示:中国大陆信徒的教理教义素养不高,「某些佛教研究人员亦如是,一样去作一些可以造势成名的事情,来愚弄大陆的信徒,博取一些市场」。虽然他们这套对学术界没市场,但对佛教界却具有「很强的蛊惑性」。

有位学界友人不客气地指出说:「周贵华的知识结构就是缺了人文学科(文史哲)及社会科学这一大块,由自然科学依信仰转过来佛学时,以他的聪敏,当然在专门的佛学研究,如唯识研究上,(曾)有其光彩,但一面对社会暨文化环境时,简直是自制危机,再胡乱发警报,胡乱拆假炸弹,且不加细思,即将民族主义扯进来,个人相信他应该有某种在佛教事宜上,愿作帝师之潜在情结。」

「以他的聪明,走出这条怪路,实在可惜,但我更担心是,他将来会成为官方针对台湾佛教的思想工具。」这位学者指出了「反思印顺长老『大乘非佛说(是佛说)』事件」背后,存在着海峡「两岸佛教交流与独统关系」议题与「中国民族主义情节」,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事件的起因与其后续影响,就更值得我们持续关注了。

五、继续深入研究(「深化」)推广(「普化」)「印顺思想」是面对「批印」风潮的最好方式:
印顺法师的丰富著作,即使对一位专业佛教研究者言,要精确的掌握其要旨,也不容易,何况是一般信徒?而对于一个「来意不善」、「存心不良」的研究者,他可以随便抓住一点,就猛追穷打。

我们认为,对于「印顺观点」,每位研究者都尽可表示自己不同的看法,但在发表意见时,应根据经论,依理性原则,进行必要之讨论。如果意气用事,作人身攻击,如周贵华等人「批印檄文」之所言,就非常不可取。

最后笔者想说:继续深入研究(「深化」)推广(「普化」)「印顺思想」是面对各种「批印」风波(事件)最好的方式;因唯有加强深入研究「印顺思想」,并将研究成果广为弘扬,才能使更多人「如实」理解「印顺思想」的精义。
来源:人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