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瞻仰大师 → 义学高僧 → 【 演培法师简介 】

演培法师简介

     日期:2012/5/21

          演培法师(19171996年)江苏江都人,俗姓李。号谛观。年十二,依高邮临泽福田庵常善和尚披剃。十八岁,于宝应福寿院受具足戒。初就观宗讲寺受天台教观,次游闽南、觉津、汉藏诸学院,研习性、相二宗之旨,兼闻西藏所传中观之学。曾先后亲近谛闲、太虚、慈航、印顺等当代高僧,亦曾主讲于华西佛学院、厦门大觉讲舍等。移居香港,协助太虚大师全书之编印。后来台,从事著述、弘法,并习日文及日本学者之说。又曾数度赴泰国、越南、柬甫寨、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北美等地弘法。著述散见于各佛教刊物。历任中国佛教会理事、善导寺、玄奘寺、新加坡灵峰般若讲堂、越南妙法精舍等住持,及太虚佛学院院长、慈航中学常务董事等职。其著作译述悉收于谛观全集中。

出家参学

演培法师俗家姓李,江苏扬州邵伯镇人,一九一七年(丁已十二月初一日)  演培法师,出生于邵伯镇管家庄的贫农家庭。二哥长他八岁,从小被送到高邮临泽镇的观音寺,做一名未正式剃度的小沙弥。演培法师十二岁那一年,二哥满二十岁,师父为他正式剃度,同时举办七天法会。演培法师随著父母前去观礼,他要求观音寺的师父为他剃度,师父怕他父母不同意而不允,他自已到邻村的福田庵,礼常善和尚为他剃度,做了小沙弥,法名演培。 他在俗家时曾读过几年私塾,出家后师父不让他做杂务,让他继续读书。如此到了十八岁,师父带他到宝应县福寿律院受具足戒。圆戒后回到寺院,师父把住持的位子传给他。演培法师不愿守在农村小庙,一心想出外求法。他回家探视父母,向师父告假。回家打了个转,就坐船到上海,不久进入宁波观宗寺的学戒堂,接受基础的佛学教育,时为一九三五年春季,演培法师二十岁。演培法师以成绩优异,升入弘法研究社高级部,弘法社只重讲经不重作文,他在寺年余,一封信都写不通。

一九三六年夏天,演培法师负笈厦门,进入“闽南佛学院”。但在闽院仅读了半年,以同设于南普陀寺的养正院学生,与闽院学生相处不洽,时有冲突,因此与同学妙钦、达居二人,于一九三七年初春,转学到江苏淮阴觉津寺,入“觉津佛学院”,依大醒法师受学。

未几,以日本人在华北屡启事端,政府积极备战,召集中国青年参加军训,僧侣也要参加救护队受训,演培法师回到出家地高邮受训。芦沟桥事变爆发,继之上海八一三战起,他和五、六个同学,跟随在无锡讲经的慈航法师,逃难到香港,临时住在优昙法师的弥陀精舍。他们打听到太虚法师在重庆办汉藏教理院,教师阵容坚强,他们十分向往。于是在一九三九年初,演培法师与闽院同学妙钦、达居、白慧等人,取道越南,由河口转乘滇越铁路到了昆明。时太虚大师驻锡昆明翠湖的省佛教会,他们礼谒大师,大师为他们写信致汉院代院长法尊法师。五人于六月由昆明乘汽车抵达重庆,进入北碚的汉藏教理院。   汉院教务主任法舫法师,要他们以旁听生名义自由选课。原来这是太虚大师的意思,大师认为他们的程度不错,自由选课,可以多学点东西,这样在汉院依法尊法师学《菩提道次第广论》,依法舫法师学《俱舍论》,依印顺法师学《摄大乘论》。

教学生涯

一九四一年秋,太虚大师命演培法师到合江县法王寺筹办法王学院,演培法师二十五岁,办学负责认真,颇得好评。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三十五年清明节过后,演培法师、印顺导师及妙钦法师,三人经西北公路结伴东下,到陕西宝鸡转陇海路火车抵达开封,驻锡铁塔寺,受到主持净严法师的接待。印顺法师因旅途劳顿,身体违和,留在铁塔寺休养,演培法师与妙钦法师先离开封到上海。 太虚大师驻锡上海玉佛寺,二人到玉佛寺向大师礼座。这样演培、妙钦二师就到了杭州。武林佛学院设于杭州灵峰寺,有学僧三十多名。开课之后,演培法师讲《俱舍论》,妙师教国文,另外两位法师讲佛学。开课不到一学期,妙钦以闽南故乡函电交驰,要他回去看看。妙师请假回闽,礼祖探亲,佛学院由演培法师一人维持。他上书太虚大师,请另选一人来任院长。后来,大师另派会觉法师任院长,演培法师担子轻了一些,仍在院任教。

一九四八年冬,印顺导师受性愿老和尚约请,到厦门南普陀寺创办大觉讲社,函召演培法师与续明法师前去协助,这样演培法师乃离开杭州到厦门,在大觉讲社任教。国共内战的战火蔓延到闽南,讲社停办,演培法师与仁俊法师先行到了香港,印顺导师与续明法师也随后抵达。一行人初到香港,住所不定,曾三易其址,最后随著印顺导师,住在香港佛教联合会设在湾仔的会所,演培法师与续明法师为“太虚大师全书出版委员会”校对大师全书。在香港住了三年,把总数六十四册的《太虚大师全书》,校对到第二十六册。一九五二年初,台湾的李子宽居士致函演培法师,约请他到台湾主持台湾佛教讲习会。以此演培法师于三月,搭乘太古轮到了台湾。   

台湾佛教讲习会,是一九五一年秋,新竹青草湖灵隐寺住持无上法师发心,礼请大醒法师出面创办的,讲习会设在新竹灵隐寺,有四十余名会员与会听讲。大醒法师于一九四九年来到台湾,一九五〇年冬以罹患高血压症在新竹香山疗养,翌年应无上法师之邀,以带病之身主持讲习会。未几以高血压引起中风,讲习会无人领导,陷于停顿,因而想到演培法师是最适当的继任人选,演培法师乃受请赴台。讲习会是男女合班,女生二十余名,男生仅有十余名。演培法师以自己太年轻(三十六岁),领导女众不便,建议男女分班。后来,女生迁到中坜圆光佛学院,演培法师到灵隐寺领导男众。他与学僧打成一片,除知识的传授,佛法的薰陶外,特别重视德行的训练,使讲习会声誉日著。一九五六年十二月,第一届学僧十二人毕业,其中如圣印、修严、通妙等,后来都是佛门法将。

一九五七年,印顺导师在新竹一同寺办女众佛学院,印公任院长,命演培法师担任副院长。九月,演培法师继印顺导师之后,出任善导寺住持。以兼顾寺务故,所以除上课外,未负佛学院实际责任。一九五八年四月,演培法师应请赴泰国、柬埔寨、越南等地弘化,三个多月,回国后仍任教如故。一九六〇年八月,善导寺住持三年任满,坚决辞位。十二月出国弘化,传道授业的教学生涯始暂告一段落。虽然后来台北慧日讲堂成立太虚佛学院,基隆月眉山灵泉寺成立华文佛学院,演培法师都是名义上的院长,事实演培法师人在星洲,两任院长只是挂名,并未负实际责任。

出任主持

演培法师一生多次担任住持,而首次担任住持,则是一九五七年出任台北首刹善导寺住持。善导寺原由印顺导师任住持,由于寺内人事纠纷始终不断,印公坚决辞位,护法会议决请演培法师继任。演培法师受人情包围,推辞不掉,乃于一九五七年九月晋山升座。无奈寺中监院擅权,人事仍不安定,演培法师是一个做学问的人,烦厌于人事斗争。他凡事隐忍,一切随缘,勉强做满三年任期,坚决辞位。护法会热心的大居士们一再挽留,八十多岁的赵夷午(恒惕)老居士甚至顶礼恳请,演培法师以形势上不可再留,终于辞职,住持由默如法师继任。

一九六六年底,新竹青草湖福严精舍常住,共推演培法师出任住持,于翌年四月晋山。演培法师人在新加坡,住持只是挂名,舍务由常觉法师代理。到一九七〇年四月三年任满,由原任慧日讲堂住持印海法师继任。一九六八年,演培法师由新加坡回台北,在荣民总医院做健康检查,日月潭玄奘寺管理会会长赵夷午老居士,为演培法师送上玄奘寺住持的聘书,李子宽居士也一再劝驾,他又是在人情推脱不掉的情形下,应允出任玄奘寺住持。一九六八年三月晋山,当日到寺观礼及祝贺者三千多人,盛况一时。但他新加坡的法务不能丢下,实际上玄奘寺寺务是由监院圣印法师负责。三年任满,他坚决辞位,推荐道安法师继任。

后来,他在名义上还担任过越南妙法精舍住持,实际上只是挂名。美国的观音寺,菲律宾的信愿寺、华藏寺,都曾请演培法师任住持,他都一一辞谢。一九九〇年十二月下旬,新加坡最大的道场光明山普觉寺,住持宏船老和尚示寂,演老又在普觉寺信托会的礼请下出任住持。一九九一年五月九日举行晋山典礼,国内外高僧大德云集,八千多人参加盛典,场面隆重空前。演老高龄七十五岁,应该是退休的年龄了,但为护持佛法,不敢言倦。

南天弘化

演培法师最早一次出国弘化是一九五七年,应泰国京城龙华佛教社理事长马子良居士礼请,住持太虚大师舍利安塔三周年纪念,同时为信众讲经。以此因缘,他和东南亚佛教结下不解之缘。五月初抵达曼谷,受到龙华佛教社、中华佛学研究社、光华佛教会、莲华佛教社等社团的热烈欢迎。他在曼谷弘法月余,于龙华佛教学社的大悲讲堂等处,讲经说法三十场,由陈慕禅居士译为潮州话。因泰国桥胞多是广东潮州人。 演培法师在泰国弘法,为越南的超尘法师、柬埔寨的法亮法师等所知,请他于泰国弘化毕,顺道到越南、柬埔寨一行。演培法师事先也没有想到要到三个国家弘化,唯以对方盛意难却,乃于一九五七年六月七日飞抵柬埔寨的金边,于正觉寺讲《八大人觉经》,并于莲林寺、观慧寺、莲光精舍等寺院演讲及讲经。在金边停十余日,继之于六月下旬抵达越南西贡。在越南停留一个半月,曾于舍利寺讲《八大人觉经》,既而到越南古都顺化,于慈云寺、广肇会馆、顺化大学及顺化电台作了四次演讲,又到芽庄、大勒等地。到八月上旬,始由西贡飞香港,应各方之请,在正觉莲社、中华佛教图书馆、宝觉学校大礼堂、佛教讲堂等处各作一次演讲,之后回台北。

一九六〇年八月,演培法师交卸善导寺住持后,又受越南侨团之请,于十二月经港飞越。一九六一年元旦,为堤岸的妙法精舍主持佛像安座典礼。又在慈恩寺说法,在万佛寺讲《普门品》,在堤岸的南普陀、西贡凤山寺、印光寺、觉华精舍说法,并远赴蚬港、会安等地,历时近四个月,于四月下旬转赴寮国的首都永珍。在寮国弘法一星期,又转赴泰国,在各佛教寺院社团弘法,历时一月,于五月下旬转飞马来西亚的槟榔屿。在槟城弘化的高僧,如竺摩、本道、广余、广义、明德、龙辉、慧僧、隆根等,都迎于机场。在槟城参观、访问,历时两周,复转赴怡保、吉隆坡、麻六甲,一路随缘说法,最后到达新加坡。在狮城受到诸山长老迎宴,复访问诸山及佛教团体,随缘弘化,直到七月下旬始返回台北。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演培法师第三度赴越弘法,西贡信众希望他常驻越南,并且愿捐出土地。他考虑后接受下来,打算兴建般若寺。事尚未果,一九六三年为慈航菩萨示寂十周年之期,新加坡菩提兰若举行三日法会,请演培法师前去主持,并为善信说法。演培法师于五月,自越南飞抵新加坡。法会过后,他和广洽、达明二长老谈起在越南建寺计画。二位长老对他说,越南战乱多年,局势不稳,如要建寺,不如在新加坡找地兴建。事为灵峰菩提学院信托人林达坚居士(后来出家的慧圆法师)所知,愿请演培法师亦为菩提学院信托人,将学院交演培法师管理,作为他弘法的道场。后来,演培法师以越南局势日益激化,乃打消在越南建寺的计画,接受灵峰菩提学院的管理任务,并请隆根法师也加入担任信托人。由于该院年久失修,乃于一九六七年重建,易名为灵峰般若讲堂。一九六八年底重建完成,六九年元月十二日举行重建落成及释尊圣像安座典礼。请台湾的印顺导师主持升座,各界到贺的嘉宾两千余人,越南副总理梅寿传也专程参加盛典,盛况一时。这以后,演培法师就常驻讲堂讲经弘化,前后十余年。

在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八〇年之间,演培法师曾多次到美国、加拿大、菲律宾各国弘化。一九七九年,演培法师以在星多年,公民权尚未批准,出入境极不方便,有意离开新加坡到美国弘法,乃请隆根法师住持般若讲堂,并于十一月二十日办理移交。交出般若讲堂后,留在新加坡暂住新加坡女子佛学院,继续讲经弘法。

创建讲堂

一九八〇年三月,菲律宾宿务市新建的普贤寺落成,住持唯慈法师请演培法师去主持佛像安座典礼,演培法师去了一趟菲律宾,三月下旬由马尼拉直飞纽约,在东禅寺、大觉寺讲经,六月返回新加坡。一九八一年,在宏船长老及常凯法师的协助下,新加坡政府批准了演培法师的公民权。于此同时,演培法师在榜鹅地购得七万三千尺土地,请建筑师绘图申请建筑,政府批准于一九八二年春鸠工兴建,命名曰福慧讲堂。福慧讲堂是纪念印顺导师在台湾创建的福严精舍和慧日讲堂而命名的。

福慧讲堂有可容纳千人的大讲堂,两侧二楼部分,分设图书馆、会议厅、办公室。后院建有可容纳一百二十位老人的慈恩林安老院。此外,还有慈恩林托儿中心。工程于一九八二年春季开始,一九八五年全部竣工。一九八六年三月十六日举行开幕大典,由新加坡政府第二副总理王鼎昌主持,政府政要、诸山长老、无数佛门善信参加盛会,美国、台湾、菲律宾诸山长老也都组团参加。   福慧讲堂是弘法道场,也是新加坡佛教福利协会的会址。福利协会是演培法师一九八一年创设的社会福利机构,最初是按月发放救助金及救济品给贫困无依老人及不幸家庭,也到医院、残障院、孤儿院访问济助。福慧讲堂落成后,在演老的上座高弟宽严法师推动下,先后成立可容纳百余人的慈恩林安老院、设有数处分部的慈恩托儿发展中心,以后又创立设备现代化的洗肾中心、戒毒中心,以颇具规模的文化中心,佛教福利协会的工作,日益向前发展。

由于演老对社会福利事业的贡献,受到社会人士的赞叹及政府的肯定,新加坡共和国总统,于一九八六年及一九九二年,先后二度颁发公共服务勋章,且委任为新加坡宗教和谐理事会的佛教代表。

演老深入经藏,对经、律、论三藏莫不通达,誉之为三藏法师亦无不当。每有传戒法会,多被聘为得戒和尚,次数极多,不及细述。一生著述等身,已结集的《谛观全集》三十四册、《谛观续集》十二册,洋洋八百万言。演培法师生性耿直,不善辞令,故自署凡愚僧。然讲经说法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听者莫不受惠。演老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日示寂,世寿八十岁。

 

来源:青年佛教     
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